-->
<noframes id="lndj9">
<th id="lndj9"></th><listing id="lndj9"></listing>
<listing id="lndj9"></listing>
<listing id="lndj9"><var id="lndj9"><menuitem id="lndj9"></menuitem></var></listing><video id="lndj9"><video id="lndj9"><dl id="lndj9"></dl></video></video>
<var id="lndj9"></var><listing id="lndj9"><thead id="lndj9"><ins id="lndj9"></ins></thead></listing>
<th id="lndj9"></th>
<th id="lndj9"></th>

信息被賣事件:大數據時代我們的隱私信息該何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講道理!如今的社會下到在校學生,上到退休老人,或多或少的都會接到一些推銷電話!對于這總事,可能大家都習以為常了。
 
      而推銷的內容從保險到貴金屬交易,也是多種多樣!
 
      但有一件不變的事情就是,他們全都知道你的姓名和現狀。
 
      孩子剛出生就接到各類推銷電話
 
      家住成都的張先生,在喜得貴子的喜慶勁還沒過去呢,就接到了無數的推銷電話,而推銷的內容從母嬰拍照到新生兒保險應有盡有。張先生左思右想,懷疑自己和孩子的信息被倒賣了,不堪其擾的他向公安機關舉報求助。
 
      根據張先生提供的電話號碼、QQ等信息,旺蒼縣公安局網安大隊民警鎖定了QQ網民“天天”。經查,“天天”真實姓名叫黃某,四川省內江市人。專案組將黃某抓獲后,在其電腦、U盤及手機內發現了300多萬條公民個人信息,除了新生嬰兒信息,還有銀行貸款、學生、車主、樓盤業主等多種個人信息。
 
      黃某供述,這些公民個人信息都是從網上以0.1元至2元的價格買入的。他再以0.5元至5元的價格進行出售,他借此非法獲利20余萬元。
 
      專案組對黃某使用的手機及電腦進行電子物證勘驗后發現,黃某和另一犯罪嫌疑人張某有多次買賣新生嬰兒信息的記錄。經過層層的抽絲剝繭,專案組民警將犯罪嫌疑人張某抓獲歸案,并最終查明了販賣新生嬰兒信息的源頭——成都市某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工作人員徐某。
 
      徐某交代,他掌握成都市“婦幼信息某管理系統”市級權限賬號密碼,利用職務之便,多次將2016年至2017年的成都市新生嬰兒信息及預產信息導出。被抓獲前,他累計非法下載新生嬰兒數據50余萬條,販賣新生嬰兒信息數萬余條。
 
      截止目前,警方抓獲犯罪嫌疑人9人,查獲各類公民個人信息數據550萬余條,涉及全國2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旺蒼縣公安局網安部門表示,正在對各類線索繼續深挖中,打完打盡涉案的黑色利益鏈條和犯罪嫌疑人,堅決保護公民個人權益。
 
      個人信息黑產人員把黑手伸向了孕婦和新生嬰兒,著實令人感到驚訝,源頭則是公共服務部門“內鬼”。隱私安全專家提醒,不少公共服務機構存有大量公民個人信息,此類機構須完善監管機制,履行保護公民個人信息的責任。
 
信息安全

      販賣學生信息,擴大生源
 
      早在2017年的3月就有媒體報道過一篇關于販賣學生信息的報道。
 
      梁某某與丈夫付某共同經營安徽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從事短信群發業務。2017年1月,梁某某從他人處購買2萬余條包含學生姓名、所在班級、家長姓名、家長聯系方式等內容的公民個人信息,以備在經營短信業務過程中提供給客戶使用。
 
      同年4月,經營合肥某新學堂的馮某通過電話聯系梁某某,洽談短信群發業務時得知,梁某某處有2萬多條公民個人信息,遂與梁某某商議后確定以人民幣9000元的價格從梁某某處購買該信息,同時購買10萬條短信群發業務。相關信息包括濱湖壽春中學、38中、45中、42中、50中、紅星路小學、南門小學、六安路小學等多所合肥市中小學的學生姓名、所在班級、家長姓名、家長聯系方式等內容。
 
      隨后,馮某和黃某某系培訓機構的舊同事,約定信息共享即互相間以非法交換的方式,將各自掌握的學生和家長的個人信息分享給對方。馮某從梁某某處購買公民個人信息后,將其中濱湖壽春中學、42中、50中、紅星路小學、南門小學、六安路小學等學校的學生信息,共計15236條非法交換給黃某某,黃某某將其持有的從他人處獲取的合肥市45中、48中的學生信息,共計3836條非法交換給馮某,各自將信息用于培訓宣傳,擴大生源使用。今年5月11日,民警在合肥市桐城路某教育培訓機構走訪時,發現黃某某電腦內有數萬條公民個人信息。被公安機關傳喚后,他如實供述了違法事實。
 
      隨著信息社會的發展,互聯網已經走進了我國千家萬戶,給人們的工作生活帶來了便利。但與此同時,個人隱私信息的泄露也給許多網民帶來苦惱。在生活中,侵害個人信息的行為比較普遍,一些掌握大量個人信息的單位、工作人員將個人信息批量盜賣,獲取利益。非法獲得個人信息的單位或者個人,大量發送垃圾信息、垃圾郵件,影響人們生活安寧,甚至進行網絡“人肉搜索”,造成個人痛苦。
 
      公民個人信息一旦被不法分子竊取,就會損害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還可能會滋生電信網絡詐騙、敲詐勒索等下游犯罪,社會危害嚴重。雖然,《網絡安全法》已實施半年多,但是在公民個人信息保護問題上,許多公共服務機構還存在困惑,缺乏相應的監管措施和制度。對公民自身而言,日常生活中,應盡力避免個人信息不泄露。如快遞單、火車票、登機牌等含有個人信息的單據,不經意扔掉,可能就會落入不法分子手中,導致個人信息泄露;在社交媒體上,不要輕易加陌生人為好友,收到短信、即時聊天軟件發來的不明鏈接勿輕易點擊,以防是釣魚網站。如發現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件線索,請主動向公安機關舉報。
 

上一篇:手機APP隱私泄露,誰是真正的“元兇”?

下一篇:原來,你的個人信息一直在泄露!
机机对机机无遮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