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frames id="lndj9">
<th id="lndj9"></th><listing id="lndj9"></listing>
<listing id="lndj9"></listing>
<listing id="lndj9"><var id="lndj9"><menuitem id="lndj9"></menuitem></var></listing><video id="lndj9"><video id="lndj9"><dl id="lndj9"></dl></video></video>
<var id="lndj9"></var><listing id="lndj9"><thead id="lndj9"><ins id="lndj9"></ins></thead></listing>
<th id="lndj9"></th>
<th id="lndj9"></th>

警察偷拍上司通奸視頻被拘 不服處罰起訴公安局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來源:澎湃新聞

 

      浙江省臺州市公安局黃巖分局(下稱“黃巖公安分局”)原民警池文跟蹤偷拍其上司——時任黃巖公安分局副局長周某某,獲取了周與一女性通奸的證據,并將相關證據交給了黃巖區紀委。
 
      之后,池文被關禁閉7日,并被行政拘留6日,黃巖公安分局認為,他通過秘密安裝跟蹤器的方式窺探他人行蹤并進行跟蹤的行為已構成侵犯隱私。
 
      記者從黃巖區紀委和黃巖公安分局獲悉,周某某已向紀委承認存在與他人發生不正當關系的違紀行為,但因“未造成不良影響”,未對他予以處分。目前,周某某已被調離黃巖公安分局,任黃巖區某局副局長。
 
      池文對所受行政處罰不服,提起了行政訴訟,希望法院撤銷黃巖公安分局對其做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2018年5月10日,該案在浙江省玉環市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公職人員隱私是否應讓位于監督,成為該案爭議的焦點。
 
      偷拍多段通奸視頻,民警舉報公安分局副局長
 
      2017年7月7日17時,臺州市黃巖區城東派出所接到報案稱,私家車保險杠的底部被人安裝了GPS定位跟蹤器。報案人正是時任黃巖公安分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周某某。
 
      接到報案后,警方隨即開展調查,從GPS定位跟蹤器的品牌入手,順藤摸瓜找到了定位器的淘寶賣家。在提取交易記錄后,警方發現,定位器的買家是黃巖公安分局刑偵大隊原民警池文。
 
      池文對記者說,在周某某向派出所報案前幾天,他剛剛向黃巖區紀委舉報了周,并寄送了周涉嫌違紀的線索,即2017年3月至2017年7月,他拍攝到的周在路橋區綠城玫瑰園小區一地下車庫內與一女子發生性關系的多段視頻影像。
 
      這并不是池文第一次舉報周某某。
 
      現年44歲的池文是臺州黃巖人,1997年大學畢業后,適逢當地公安系統招人,非科班出身的他也報考了,并被成功錄取。過去十幾年里,因工作上的矛盾,池文一直覺得,作為領導的周某某不待見自己。他說,他因此持續通過電話和書信向黃巖公安分局紀委、黃巖區紀委匿名舉報周,但都石沉大海。
 
      2012年,池文被借調至黃巖區政法委下屬的調解中心。2015年,他偶然聽別人講起周某某的一則八卦,說其與一名女子有婚外情。池文覺得機會來了。
 
      2017年8月31日,池文到案后的問詢筆錄顯示,2015年8月和2016年7月,他花677元先后在淘寶上購入了某牌汽車微型GPS定位器3個和上網流量卡10張。為了防止被人發現,他還故意將收貨地址寫成所住小區門口的便利店。
 
      池文在問詢筆錄中稱,因曾與周共事,他之前就清楚周家共有白色豐田轎車和黑色寶馬轎車各一輛。2016年5月的某天晚上,他帶著從網上購買的GPS跟蹤器,獨自一人來到周的住所,在辨認出周的兩輛車后,把跟蹤器安裝在了兩輛車的保險杠底部。
 
      此后一年多的時間里,池文經常通過手機APP查看周的行車軌跡。2017年初,他發現周某某的車多次駕駛到臺州市路橋區后??吭谕坏攸c,為一探究竟,他決定開車尾隨。
 
      池文出示的視頻和照片顯示,2016年11月4日,周將駕駛的豐田汽車停在南關大道上,下車后坐上一女子駕駛的車輛進入一連排別墅的地下車庫。2018年5月9日,澎湃新聞在實地走訪時了解到,該連排別墅每座地下車庫總面積約有20平米,比較寬敞。
 
      池文稱,2017年3月間,他多次驅車來到該連排別墅的地下車庫,趁著某次車庫卷簾門未拉上,貓腰鉆進車庫,完成了“取證”的最后“部署”:一枚用鐵絲綁在卷簾門軸上方護欄上的微型攝像頭,記錄下了2017年3月至6月間,周與上述同一女子在地下車庫內多次發生關系的畫面。其中,3月29日、4月11日和5月25日三次均為上班時間。2017年5月25日、6月4日和6月11日的三段錄像為高清視頻。
 
      錄音筆還記錄下了兩人當時的對話。2017年6月4日的錄音中(9分32秒),周某某問視頻中的女子“到我辦公室是第一次吧”,該女子則回答說“那一次是第三次”。
 
      池文告訴澎湃新聞,他將上述視頻影像刻盤后,連同舉報信一道,于2017年6月底用快遞寄送給了黃巖區紀委。
 
      舉報未有下文,涉嫌侵犯隱私被警方拘留
 
      周某某的報案筆錄稱,2017年7月7日,他將車停放在黃巖東城街道九峰路239號(即黃巖區公安分局)時,發現保險杠底部有一個被白色塑料袋包裹的GPS跟蹤器,跟蹤器里還有一張表面印有四排數字編碼的手機SIM卡。周某某隨即向黃巖區城東派出所報案,同日警方受理此案。
 
      2017年8月25日至2017年8月31日,黃巖公安分局依據公安部《公安機關實施停止執行任務和禁閉措施的規定》,對池文實施了7日禁閉,原因是他涉嫌多次利用警察身份私自調取社會視頻監控、利用跟蹤手段,嚴重侵犯他人的個人隱私。
 
      2017年8月31日,解除禁閉后,池文被移送黃巖區拘留所。同日,黃巖公安分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第四十二條第六項,對池文作出拘留六日的行政處罰決定。
 
      出來后的池文不滿處罰,繼續向臺州市紀委、浙江省公安廳提交舉報材料,并在微信朋友圈“痛斥”周某某的“劣跡”。
 
      2018年2月8日,池文收到了來自黃巖區紀委派駐公安分局紀檢監察組發來的立案決定書,決定書稱“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案件檢查工作條例》的規定,經黃巖區委常委會議研究決定,對池文同志的違紀問題予以黨紀立案”。
 
      2018年4月,不服行政處罰的池文,將黃巖公安分局告上了法庭。
 
      池文認為,周某某長期與女性保持不正當關系違反了黨紀,他跟蹤和偷拍“取證”的行為不應被定性為侵犯他人隱私,“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我放棄休息時間掌握大量違規事實,是正義之舉”。
 
      周某某則對記者表示,池文對他的數條指控均不實,稱“他都被拘留了,(舉報內容)怎么會是真實的呢”。對于舉報信的具體內容,周某某以“已交由組織調查”為由不予置評。
 
      2018年5月8日,中共臺州市黃巖區紀律檢查委員會副書記、臺州市黃巖區監察委員會副主任葉民國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稱,紀委確實接到了有關周某某的舉報,且其中一部分內容經查屬實。
 
      臺州市黃巖區監察委員會委員楊欣則向澎湃新聞透露,周某某在發現轎車被安裝跟蹤器后不久便向紀委“自首”,承認他與一名林姓女子存在婚外情。但楊欣表示,在周某某報案前并未收到池文寄送的舉報材料。
 
      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二十七條規定,與他人發生不正當性關系,造成不良影響的,可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及嚴重的,可給予撤銷黨內職務、留黨察看和開除黨籍處分。
 
      當被問及既已查實周某某與與他人發生不正當性關系,為何不對其進行處分時,楊欣向澎湃新聞解釋,因周某某和林某的不正當性關系并未廣泛傳播,亦沒有導致家庭破裂,并未造成不良影響,因此并未予以處分。
 
      澎湃新聞還從黃巖公安局獲悉,目前池文和周某某均已調離黃巖公安分局。葉民國告訴澎湃新聞,經黃巖區委組織部安排,周某某目前已經調至黃巖區某局擔任副局長。“權力相對小了。”葉民國說。
 
      爭議:公職人員隱私是否應讓位于監督
 
      2018年5月10日,池文起訴黃巖公安分局一案在浙江省玉環市人民法院第十五法庭開庭。第一被告黃巖公安分局副局長李連榮、法制大隊長楊華球、副大隊長林毅到庭,第二被告周某某未到庭。
 
      黃巖公安分局在法庭答辯中稱,長達一年多的時間內,池文通過秘密安裝跟蹤器的方式窺探他人行蹤并進行跟蹤的行為,已經構成侵犯隱私,處以行政拘留6日,量罰得當。
 
      黃巖公安分局認為,隱私是個人的自然權利,無論隱私內容如何,會否違反道德或法律,也無論社會輿論或國家法律對隱私內容作出怎樣的評價,隱私內容是客觀存在的,不以他人是否承認或如何評價為轉移。
 
      池文的代理律師、廣東舜華律師事務所律師胡定鋒則認為,隱私權是自然人享有的對與公共利益無關的個人信息、私人活動和私有領域進行支配的一種人格權。周某某作為黃巖區公安分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在上班時間外出通奸,有可能涉嫌權色交易、作風腐化等嚴重違紀違法問題,決非與公共利益無關的個人信息、私人活動,也決不是個人的隱私問題。
 
      此外,胡定鋒還指出,池文案從立案到查處存在程序違法,該案在查處過程中,周某某作為黃巖區公安分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并未停止履職,且辦案人員均為城東派出所民警,屬于周某某的下屬。胡定鋒說,對此,黃巖公安分局當庭并未做出回應。
 
      5月10日,該案庭審完畢,法庭宣布將擇期宣判。
 

上一篇:泄密風險測評報告包含的內容?

下一篇:“黑客”入侵快遞公司后臺盜近億客戶信息
机机对机机无遮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