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frames id="lndj9">
<th id="lndj9"></th><listing id="lndj9"></listing>
<listing id="lndj9"></listing>
<listing id="lndj9"><var id="lndj9"><menuitem id="lndj9"></menuitem></var></listing><video id="lndj9"><video id="lndj9"><dl id="lndj9"></dl></video></video>
<var id="lndj9"></var><listing id="lndj9"><thead id="lndj9"><ins id="lndj9"></ins></thead></listing>
<th id="lndj9"></th>
<th id="lndj9"></th>

互聯網離職高管頻被訴 凸顯商業秘密保護窘境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從2011年360起訴前高管傅盛違反競業禁止協議,到2014年騰訊向前高管劉春寧追討數千萬元股權收益引發“互聯網競業禁止協議索賠第一案”,再到近日百度以商業秘密受侵犯為由起訴前高管王勁……
 
  互聯網公司與前高管間的恩怨是非,總能成為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有人認為,高管離職是在上演現代版的“農夫與蛇”;有人則認為,“鳥兒大了終究要飛走”,誰都有權走自己的路,聚散離合本是常態。
 
  而縱觀這類紛爭,競業禁止、商業秘密保護成為出現頻次最高的詞。
 
  “競業禁止是約定義務,保守商業秘密是法定義務。競業禁止是保密的重要手段,通過訂立競業限制條款,可以降低商業秘密被泄露的概率;保密是競業限制的目的,訂立競業限制條款最終的目的是保護用人單位的合法權益。在企業主張的商業秘密不存在或者難以舉證時,權利人可以通過對行為人違反了競業限制來保護自己的商業秘密。”勞動法專家、中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沈斌倜向法治周末記者分析競業禁止與商業秘密保護的關系。
 
  舉證難 勝訴率低
 
  互聯網行業為何頻現離職糾紛?互聯網公司為何不能與前高管“好聚好散”,卻要借助法律手段“討伐”?
 
  互聯網公司作為高新技術企業典型代表,其商業秘密等知識產權已經成為非常重要的資產和權益,但隨著互聯網領域企業間不正當競爭的進一步加劇,一些企業試圖通過引入其他公司的高管人員以獲取商業秘密,謀取不正當競爭優勢。
 
  “高管離職在互聯網領域頻現,與互聯網行業本身創業門檻低、流動性大的特點有關,也有很多高管是為了離職套現。”一位不愿具名的互聯網分析說。
 
  老東家將離職員工告上法庭,與我國有關商業秘密和競業限制的法規不完善有關。
 
  無論是對商業秘密的界定,還是對掌握商業秘密的人員、范圍,或是競業限制的范圍、經濟補償數額等,在國家立法層面上均無具體明確的標準或界定。很多企業并不注重商業秘密保護,在利益受到損失時才想到通過法律維護自己的權益,所以經??吹竭@樣的情況:很多員工稀里糊涂地被告上了法庭,而很多企業在維權時證據難尋。在爭議發生時,雙方往往對于員工是否違反了競業限制以及泄露商業秘密存在較大的分歧,鑒于法律規定的不完善,法院對于同類案件的判決都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2014年騰訊以劉春寧違反保密及不競爭協議為由將其起訴,一審法院支持騰訊訴請,判處劉春寧返還騰訊3000多萬元股權收益;隨后,劉春寧不服,提起上訴。2015年12月,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一審法院適用法律不當,撤銷判決,駁回騰訊起訴。
 
  事實上,在司法實踐中,商業秘密類案件的原告勝訴率并不高。中國裁判文書網數據顯示,2012年至2017年審結的商業秘密(技術秘密)民事案件中,一審原告的勝訴率只有14%。
 
 原告勝訴率低的原因在于舉證難,商業秘密糾紛舉證責任在于兩個方面:一是證明權利人所主張的商業秘密符合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定;二是證明被告具有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在司法實踐中,重點在于證明后者,但目前國家層面的法律對于原告的舉證責任并無特別的規定,企業往往很難舉證被告具有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
 
  預置離職風險防范措施
 
  除了舉證責任分配的問題外,實踐當中企業對于商業秘密的管理能力及其配套機制也存在問題,往往導致訴訟不利。叢立先提到,司法實踐中,還缺乏大量熟練掌握商業秘密相關專業知識的法官、律師,此外,相關鑒定機制不完善也是影響因素之一,鑒于司法現狀,從企業角度看,更需要防患于未然,預置一些應對高管離職的風險防范措施。
 
  對于商業秘密保護,企業應當根據所涉秘密信息載體的特性、權利人保密的意愿、保密措施的可識別程度、他人通過正當方式獲得的難易程度等因素,確定保密措施的方式、方法。此外,與高管在簽定競業限制協議或保密協議時,應當就相關條款和單位進行明確,清晰單位對商業秘密的界定,或是競業限制的范圍、期限、經濟補償數額。
 
  去年4月,因前搜狐視頻版權影視中心總經理馬筱楠(馬可)跳槽優酷,搜狐以馬可涉嫌違反“競業限制義務”為由提起仲裁申請,索賠金額近5000萬元。搜狐方面透露,馬可與搜狐簽署的《勞動合同》中明確包含《不競爭協議》,其中約定了其任職期間和離職后的競業限制義務,以及相應的競業限制經濟補償費。由于雙方選擇仲裁方式,后未公開披露仲裁結果。
 
  按照勞動合同法相關規定,用人單位對于單位的高管人員、高級技術人員和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可以在勞動合同或者保密協議中約定競業限制條款,勞動者違反競業限制約定的,應當按照約定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
 
  2017年12月22日,自媒體消息顯示,百度以侵犯商業秘密為由,將其前自動駕駛事業部總經理王勁及王勁所經營的美國景馳公司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百度表示,和王勁在勞動合同中明確約定了競業限制義務、不招攬百度員工義務及保密義務。2017年3月31日王勁離職,百度一直按時并足額支付競業限制補償金。然而,王勁離職時既未向百度返還存有百度重要商業秘密的電腦等物品,亦未做任何離職交接,甚至離職后直接違反合同義務,侵害百度商業秘密。
 
  相關人員透露,目前王勁還沒有被百度追究刑事責任,但不意味著他的行為不構成刑事犯罪,隨著案件深入進行,刑事追究也可以成為一個選項。
 
  高管該如何平穩離職呢?叢立先建議,高管應當提高商業秘密保護相關法律法規的認知水平和實踐能力,對于原供職單位的商業秘密要有敬畏之心、誠信之則、保守之義務,防止觸犯法律規定,從而承擔民事責任和刑事責任。
 

上一篇:企業應如何保護自身商業秘密?

下一篇:員工擅自披露商業秘密是否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
机机对机机无遮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