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從裴國良案看侵犯商業秘密損失計算(四)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引言:陜西省西安市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裴國良犯侵犯商業秘密罪,向陜西省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西安重型機械研究所(以下簡稱西安重研所)同時對裴國良、中冶連鑄技術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冶公司)提起附帶民事訴訟。
     
     
    西安重研所承接了凌鋼連鑄機主設備的設計工作,并向凌鋼公司提供了載有凌鋼連鑄機主設備圖紙的光盤。西安重研所員工裴國良在其使用的電腦中發現有凌鋼連鑄機主設備圖紙光盤,即擅自將該圖紙拷貝到自己電腦中。裴國良從西安重研所離職后,到中冶公司任職。隨后,中冶公司與川威公司簽訂板坯連鑄機總合同及附件,合同總價為人民幣7296萬元,被告人裴國良擔任這個項目的技術負責人。裴國良將前東家凌鋼連鑄機主設備圖紙輸入到中冶公司局域網內,中冶公司設計人員利用局域網提供的該圖紙,在短時間就完成了川威公司項目的設計。完成川威公司項目,中冶公司又與泰山公司簽訂坯連鑄機總合同及附件,合同總價為人民幣7560萬元,裴國良仍是這個項目的技術負責人。中冶公司設計人員將給川威公司的設計圖紙復印,用于泰山公司項目。中冶公司完成這兩個項目的設計工作后,將圖紙交付給西冶公司,委托西冶公司按圖制造。
     
    法院在審理該案件時,歸納的爭議焦點之一是西安重研所遭受的損失數額如何計算?
     
    法院以權利人的損失中包括市場份額被削減、競爭力減弱等許多預期利益損失,否定公訴機關提出的西安重研所經濟損失148萬元的主張。西安重研所主張將板坯連鑄技術的研發費用2800余萬元作為經濟損失,法院認為該案只是凌鋼連鑄機主設備設計被侵權,該技術是西安重研所整個板坯連鑄技術的一個組成部分,故不支持將總研發費用認定為部分技術被侵權的損失。
     
    該案中,中冶公司利用西安重研所的凌鋼連鑄機主設備圖紙為他人設計、制造板坯連鑄機,從而謀取巨額利潤,是不正當競爭行為。中冶公司與川威公司、泰山公司簽訂的兩個板坯連鑄機設計、安裝合同,總金額為14856萬元。但是中冶公司在這兩個合同中獲取了多少利潤,從財務賬目中無法確定。按照中國重型機械工業協會關于板坯連鑄機成套設備設計、制造的平均利潤為12%的專家評估意見計算,中冶公司從這兩份合同中所獲的利潤可以認定為14856×12%=1782萬元。
     
     
    權利人商業秘密遭受侵犯,不論采取民事、行政或是刑事維權,都需要證明經濟損失,才能獲得賠償。商業秘密被侵犯帶來的經濟損失往往很難確定。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因不正當競爭行為受到損害的經營者的賠償數額,按照其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經營者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權利人三百萬元以下的賠償。
     
    以商業秘密權利人的損失確定賠償的,權利人應積極收集相關證據,如:能證明研發成本的相關單據、商業秘密產生以來對權利人財務數據帶來的影響、商業秘密被侵犯以來財務數據的變化、經營信息泄露可對比客戶數量的變化、市場占有率的變化。以侵權人所獲得的利益確定損失的,可以收集的證據有:市場上同類產品的銷量和利潤率、侵權人財務數據的變化、侵權人以侵犯的商業秘密為合同內容的合同價款。即使上述證據舉證有困難,需要法院酌定賠償,企業也應積極舉證,從各個方面證明因商業秘密被侵犯造成的損失。
     
    小結:商業秘密受到侵犯給權利人帶來巨大的經濟損失,雖然確定侵權人承擔賠償數額的方式有三種,但是每種計算方法都需要商業秘密權利人承擔舉證責任。商業秘密權利人在舉證時,可與專業的調查取證機構合作,以獲取更詳盡、種類更多的證據。
     

    上一篇:《延禧攻略》全集遭泄露,泄露者涉嫌侵犯商業

    下一篇:從裴國良案看侵犯商業秘密案件提起附帶民事訴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