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侵犯商業秘密刑事案件能否附帶民事訴訟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來源:知識所 
     
    案號:陜刑終29號
     
    關鍵詞:商業秘密保密措施客戶名單不為公眾所知悉經濟利益
     
    案情簡介
     
    西安奧杰電熱設備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奧杰公司)于2002年3月成立,主要經營電熱設備、工業爐窯的設計、制造、銷售,電爐及配件等的生產、銷售,并針對其公司的經營信息和技術信息采取了保密措施。2002年被告人婁斌到奧杰公司工作,先后擔任銷售部經理、生產廠長、總經理助理等職務,并與奧杰公司簽訂了“保密與風險責任協議書”,承諾嚴格遵守奧杰公司關于機密文件的管理制度,不得擅自披露、使用公司商業秘密。
     
    2012年8月婁斌從奧杰公司辭職后,掛靠在陜西偉業機電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偉業公司),利用從奧杰公司工作期間獲取的網帶式保護氣氛連續釬焊爐及備件的生產圖紙和客戶名冊、信息等資料,生產網帶式保護氣氛連續釬焊爐及備件,并以偉業公司的名義利用從奧杰公司獲取的客戶名冊、信息等經營信息向上述客戶名冊內42家客戶及其他買家進行銷售。
     
    2014年7月17日因涉嫌犯侵犯商業秘密罪被告人婁斌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1日被取保候審,2015年6月25日被逮捕。2016年11月8日,經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西安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婁斌犯侵犯商業秘密罪一案作出(2016)陜01刑初153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后奧杰公司上訴提出,認為原審法院沒有依據民事相關法律認定其損失數額,判處賠償數額太少,屬于適用法律錯誤;被告婁斌上訴提出及其辯護人辯稱,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
     
    裁判結果
     
    一審判決:1.被告人婁斌犯侵犯商業秘密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86萬元。2.責令被告人婁斌停止侵權行為。3.被告人婁斌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西安奧杰電熱設備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人民幣170.714088萬元。
     
    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律評析
     
    本案中被告人婁斌及其辯護人提出本案不屬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受案范圍,原審判決對婁斌從重處罰沒有法律依據。陜西省高院認為(1)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訴法》及司法解釋規定,被害人對因被告人的犯罪行為而遭受物質損失的,有權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2)認罪態度系量刑酌定情節,原審法院綜合婁斌犯罪情節、社會危害性、認罪態度,對婁斌予以從重處罰并不違法,故對此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不予支持。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范圍問題的規定》第一條:“因人身權利受到犯罪侵犯而遭受物質損失或者財物被犯罪分子毀壞而遭受物質損失的,可以提起附帶民事訴訟。對于被害人因犯罪行為遭受精神損失而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可知提起附帶民事訴訟須符合以下條件:(1) 原告必須是有權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人,即法律中所說的被害人;(2)有明確的被告;(3)有請求賠償的具體要求和事實理由;(4)原告因人身權利遭受侵犯或因財物被犯罪分子損害而遭受物質損失,且該損失是由被告的犯罪行為造成的;(5)屬于人民法院受理附帶民事訴訟的范圍。
     
    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九條規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為而遭受物質損失的,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有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蹲罡叻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三十八條也有相關規定,即被害人因人身權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財物被犯罪分子毀壞而遭受物質損失的,有權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由此可知,我國刑事訴訟法及解釋中對于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要求被害人遭受物質損失;而商業秘密屬于財產權利,其客體是無形的智力成果,因此侵犯商業秘密不屬于遭受物質損失的案件。如江蘇省高院在2014年11月6日做出的上海鵬瑋商務咨詢有限公司訴年鋒電纜(蘇州)有限公司侵犯商業秘密罪二審刑事附帶民事裁定書中認為,鵬瑋公司指控年鋒蘇州公司侵犯其商業秘密犯罪,既不屬于因人身權利受到犯罪侵犯,也不屬于其財物被犯罪分子毀壞而遭受物質損失。
     
    從另一方面來說,商業秘密在實際使用中,必須體現在某種載體中,通過載體說明商業秘密的內容以及需要保護的范圍,載體可以是紙張、磁帶、磁盤、光盤、膠片、硬盤等多種形式。商業秘密侵權案件中,侵權人均需從商業秘密載體或通過具體的某種載體將權利人的商業秘密移出。如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6年第12期公布的西安市人民檢察院訴裴國良侵犯商業秘密案中,陜西省高院認為中冶公司(裴國良所在單位)靠裴國良上傳的圖紙,才能在短時間內為川威公司、泰山公司完成板坯連鑄機的設計、制造工作,從而謀取了巨額利潤,因此被列為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人,并承擔賠償責任。最高人民法院公報公布這個案件可以看出,最高司法機關在知識產權犯罪案件中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也是予以認可的。
     
    由此可看出,我國目前在商業秘密刑事案件中是否能附帶民事賠償還未統一,各地均有自己的判決標準及依據,并不是所有的商業秘密刑事案件的被害人都能提起附帶民事訴訟。這也是我國司法解釋的規定具有一定的模糊性,以及各人對法律理解的不同導致的,因此,出臺明確的司法解釋確定商業秘密刑事案件中是否能附帶民事賠償是必要的。
     
    律師點睛
     
    就目前情況來看,各地對商業秘密刑事附帶民事案件的受理各有不同,因此,權利人可結合當地實際情況決定是否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也可以等刑事案件判決確定行為人的侵犯商業秘密罪后,再以該刑事判決書作為基礎事實,通過民事訴訟的形式另行追究其侵犯商業秘密的民事賠償責任。

    上一篇:信息安全等級保護之備案攻略

    下一篇:信息安全等級保護之測評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