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從商業秘密侵權判例看商業秘密秘點的提取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來源:互聯網
     
    秘密點是指權利人尋求保護的商業秘密的具體內容,是商業秘密的核心部分,亦是商業秘密司法鑒定的主導方向。明確秘密點,是審理商業秘密案件的基本前提。任何商業秘密案件都存在尋找和確定秘密點的問題,為此,筆者通過查詢公開的裁判文書中,有16起案件爭議焦點圍繞秘密點展開,其中因為秘密點不夠精確而敗訴的案件有10起。準確認定秘密點,對案件審判結果以及審判效率、訴訟周期都有很大影響。所以,尋找秘密點,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同時,神州明達小編分享的本文也將對商業秘密司法鑒定中的秘點確定與把控提供有價值的參考。
     
    一、密點是商業秘密的固有屬性,其公開性與相容性特點顯著
     
    未公開性和相容性是商業秘密的固有特征。首先,商業秘密是一種保密狀態下的不公開的信息,無法事前明確權利的內容、丈量權利的邊界。例如,商業秘密權利人向法院主張其對技術秘密A、B享有權利,但經過法院的審理和認定,發現技術秘密A已經為公眾所知悉,不符合商業秘密的構成要件,因為不存在一個事前的判斷標準,商業秘密侵權發生開始解決糾紛時,才開始對商業秘密權利范圍進行一個逐步的認定和判斷,這是事后標準。并且,競爭者之間互不知曉對方的商業秘密內容,分別在各自的秘密狀態下開發創造,可能出現多個競爭者采用合法的手段各自研發出同種技術信息或者經營信息,這些信息同時構成商業秘密,受法律保護,這就是商業秘密的相容性。其次,商業秘密權利在保密時間上有不確定性。由于商業秘密主體的相容性,無法預估其他主體是否會開發出自己享有的商業秘密,或者是否會公開或者申請專利,這種不確定性無疑是一種限制。 
     
    為此,在侵犯商業秘密案件中,在不公開信息的情況下如何拿捏和把握住準確的商業秘密秘點將是考驗商業秘密代理律師的核心要素。而擁有深厚的技術背景則是必須,豐富的商業秘密案件處理經驗則是硬性要求。
     
    二、司法實踐:秘密點應當是客觀存在的,有明確的載體和具體的內容 
     
    《不正當競爭司法解釋》第14條規定了原告對其商業秘密的載體、具體內容負有舉證責任。在案件實務操作中,法院對其商業秘密的主張不予支持的情況較多,究其原因就是因為權利人不能夠明確秘密點的存在,同時無法具體的描述到核心的商業秘密秘點部分。而在一般的商業經營秘密糾紛一案中,原告主張客戶名單作為其商業秘密,公司的名稱、公司的郵件地址及法定代表人的信息等都難以形成商業秘密秘點的要求。該秘密點因不具有深度,難以被認定為商業秘密。 這都是在一般案件中所經常發生的情況。
     
    三、權利人在法官釋明下,結合被告的抗辯自行剔除秘密點中的公知信息 
     
    在商業秘密糾紛訴訟過程中,經法官反復強調和解釋說明,結合被告人的抗辯意見,權利人應當認真篩選其主張保護的秘密范圍,通過自行縮小秘密點來解決秘密點范圍過于寬泛的問題。將秘密點中屬于公知信息的予以剔除,如已經在公開刊物上發表過的、能夠在網絡上檢索到的或者已經為同行業人員所熟知的信息。這樣的做法有利于合理限縮商業秘密的范圍,減少不必要的工作量和司法資源的浪費。
     
    四、引入訴訟協商機制,通過分步驟篩選確定秘密點 
     
    司法實踐中,許多涉及技術秘密的案件在確定秘密點時十分困難。權利人往往將一臺設備、一條生產線這一整體作為秘密點來主張權利,或者羅列出幾十個、甚至上百個秘密點。由于技術秘密的專業性,權利人可能很難通過自行篩選的方法限縮其秘密點范圍。此時,法院在審判要兼顧效率和公平,既不能一味強壓原告縮小秘密點,也不能不切實際地將數量龐大的秘密點通通進行審查。法院可以參考引入訴訟協商機制,通過充分的程序性協商促使原告與被告達成一致,避免采用強制性決定的方式解決上述問題。
     
    法院就原告主張的秘密點先行固定,然后通過多方協商,將整體拆分為多個部分或節點,將其中區別于公知技術的、最為核心、關鍵的技術確定為秘密點,進行司法審查和技術鑒定。通過協商分步驟進行篩選,不僅維護了原告的訴權,提高了審判效率,還有利于當事人對司法判決的認可。這一做法不僅沒有割裂技術成果,反而有利于案件審理。 
     
    五、需注意秘密點是特定部分還是整體組合 
     
    權利人在主張權利時,應明確其主張保護的秘密點是特定部分還是整體組合。如主張特定部分是秘密點,應該從組合中抽離出來予以認定;如主張整體組合是秘密點,只要整體組合具有非公知性,即使其中某些部分含有一定數量的公知信息,仍然不會妨礙整體組合構成商業秘密。例如,在上海某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與侵害商業秘密糾紛案中,原告主張的環保用益生復合菌菌種的組合為其秘密點,而非脫離菌種組合的生產、應用技術。在億某某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與新某藥業有限公司侵害商業秘密糾紛案中,原告主張秘密點為“微生物酶法拆分生產D-泛酸鈣工藝中的技術指標、生產操作的具體方法和要點、異常情況處理方法等技術信息、5000T泛酸鈣的工藝流程圖中記載技術信息的整體組合”,被告認為該秘密點不明確,且其中含有公知技術。法院最終認定該案中秘密點是技術信息的特定整體組合,進而認為公知技術的創新性重組應當受到保護。 
     
    總結:在商業秘密案例中,針對核心部分秘點的掌握和精準依據秘點提出訴求將是掌握商業秘密訴訟的關鍵,盡管對商業秘密保護團隊多次強調和發布有關核心秘點的技巧與實際操作經驗,但縱觀商業秘密案件的判例仍不斷發生類似失誤,這點也充分暴露了當事人在進行商業秘密訴訟時沒有更好的在選擇服務律師方面下足功夫。因商業秘密案件不同于一般的知識產權糾紛案件,其對企業來講更是核心之重,所以當事人在選擇代理律師時需要謹慎應對。
     

    上一篇:AI技術是智能設備的“神助手”,還是“豬隊友”

    下一篇:聊天記錄含設計圖紙 員工被指泄密遭公司索賠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