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劉濤侵犯商業秘密案之母公司遭受的經濟損失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引言:劉濤系方大炭素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方大炭素公司)華東銷售部部長,其擅自開設蘭州江海龍冶金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海龍公司),江海龍公司與方大炭素公司業務相同的公司,并從方大炭素公司購入石墨電極后加價銷售給方大炭素公司的客戶。
     
    已生效的蘭州市紅古區人民法院(2014)紅刑初字第71號刑事判決書認定, 1998年1月,劉濤通過招工進入蘭州炭素廠工作,2008年1月,劉濤與方大炭素公司簽訂《勞動合同書》及《保密協議》。2009年5月,劉濤被方大炭素公司聘任為國貿公司華東銷售部部長,國貿公司華東銷售部為方大炭素公司下屬部門,劉濤主要負責華東地區市場產品的銷售工作和市場開發工作。方大炭素公司自2007年起向江蘇鴻泰鋼鐵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鴻泰公司)直銷石墨電極產品。2009年2月,劉濤租用其同事楊某位于蘭州市紅古區紅古路的房子作為辦公室,于2009年3月20日以其同學郭某某的身份信息注冊成立了江海龍公司,全部由劉濤出資,該公司經營實際由劉濤掌控。自江海龍公司與江蘇鴻泰公司發生供貨關系后,方大炭素公司與江蘇鴻泰公司未發生過供貨關系。
     
    該案件中劉濤在方大炭素公司的子公司任職,方大炭素公司的損失如何計算?
     
    首先,劉濤通過其出資設立的江海龍公司從方大炭素公司購進石墨后再加價出售給方大炭素公司全資子公司北京方大的直銷客戶江蘇鴻泰公司的行為,致使北京方大喪失了其長期的直銷客戶江蘇鴻泰公司,這必然會導致北京方大炭素公司石墨銷售數量的降低及銷售收入的減少,而北京方大對外銷售的石墨均來源于方大炭素公司的供貨,北京方大銷售量的減少必然會影響到方大炭素公司的供貨數量及銷售收入。同時,《侵權責任法》中規定的“損失”可以分為直接財產損害和間接財產損害,其中間接財產損害指的是受害人必然或者極有可能獲得的、但由于受到侵權而失去的財產利益,包括受害人可得的正常經營利潤,方大炭素公司所受到的損害即應屬于此種間接財產損害。
     
    其次,北京方大與方大炭素公司雖然是兩個獨立的法人,但北京方大是方大炭素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方大炭素公司作為其唯一股東,根據《公司法》的相關規定,其有權對北京方大的經營收益如何分配作出決定,當然也享有作為股東的收益分配權,北京方大經營收益的減損必然也會影響其出資股東所能分配的收益數額。因此,根據侵權責任法財產損害中的間接財產損害的認定方法和公司法中股東對其出資的收益分配原理,江海龍公司的銷售行為致使方大炭素公司的子公司北京方大喪失客戶,并由此喪失部分產品銷售應得利益,北京方大應得的利益,最終構成對方大炭素公司損益的影響。
     
    最后,中恒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報告》認定劉濤及江海龍公司的行為對方大炭素公司的損益影響額為4218415.53元,該報告已經被蘭州市紅古區人民法院作為對劉濤定罪量刑的關鍵證據所采信,并已被生效的(2014)紅刑初字第71號《刑事判決書》所確認。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三條的規定,已為人民法院發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確認的事實,除一方當事人有相反證據足以反駁的以外,另一方當事人無須舉證證明。該案件可以直接援引該已生效刑事判決所確認的事實作為認定劉濤及江海龍公司對方大炭素公司存在侵權行為、方大炭素公司存在侵權損失以及該侵權行為與方大炭素公司所受的損失之間存在因果關系的依據。
     

    上一篇:談商業秘密侵權損害數額的確定方法

    下一篇:「手機真的能檢測到針孔攝像頭嗎?」 神州明達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