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所以,微信打算怎么回應用戶的擔憂?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微信說,“微信,是一個生活方式”。
     
    微信廣告說,“廣告,也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
     
    于是,微信朋友圈也有了廣告。
     
    來自微博網友的恐慌:
     
    一般級:“昨天剛在百度搜索某表,今天就在微信朋友圈收到某表的推薦廣告。”
     
    較高級:“剛接到電話說家里馬桶堵了,接著就被微信推送朋友圈廣告——某牌下水道疏通產品。”
     
    最高級:“早上在車庫停車看到某品牌新車,跟同事邊走邊說,到座位微信朋友圈就看到該品牌車推送廣告。”
     
    “恰巧出現”也好,“恰好出現”也罷,廣告,已經從“廣而告之”變成“精準定向”,據說比“算命”還準:
     
    北京本同律師事務所
    (圖片來源于騰訊社交廣告網站平臺)
     
    (圖片來源于騰訊社交廣告網站平臺)
     
    (圖片來源于騰訊社交廣告網站平臺)
     
    (圖片來源于騰訊社交廣告網站平臺)
     
    (圖片來源于騰訊社交廣告網站平臺)
     
    (圖片來源于騰訊社交廣告網站平臺)
     
    關于定向廣告,有人認為:
     
    A:你注冊、你使用就表示同意平臺收集、利用你的信息。
     
    B: 收集你的信息的目的是為了給你提供更好的服務、保護賬號安全,收集信息是實現服務功能所必須的。
     
    C:都已經給你提供免費、便利的服務,沒有廣告收入別人平臺怎么運營。
     
    D:亞馬遜、facebook、谷歌這些大企業也用定向廣告,也收集用戶信息,這是主流做法、行業慣例和發展趨勢。
     
    E:收集用戶精準信息后提供定向廣告既能節約廣告資源、提高廣告效果,又為用戶提供個性化服務,符合用戶需求,各取所需,雙方都能獲益。
     
    F: 收集都是碎片化信息,沒有可識別性,已經匿名化處理“脫敏”,沒有指向特定個人,也沒有公開,廣告主又看不到。
     
    G:有退出機制,可以選擇“不感興趣”,不喜歡可以屏蔽廣告,對生活沒什么影響、干擾。
     
    H:平臺推送的廣告都是都是經過篩選的大品牌,比某類型廣告好太多。
     
    對用戶而言,存在諸多擔憂:
     
    A:平臺是否現在有超過實現服務功能的必要目的收集用戶信息,用戶對平臺收集的信息范圍、方式和自己所看到的資訊、廣告是否還有知情權和選擇權?
     
    B: 定向廣告在定向某用戶群體時必然排除其他用戶群,排除用戶群時是否可能出現對性別、民族、性取向、宗教信仰、有無殘疾、收入及學歷水平等等不同的歧視?
     
    C:平臺是否會為了滿足“廣告商的需求”目的而慢慢背離“提供服務的必要”目的來收集用戶信息?
     
    D:平臺是否真正做到了“用戶信息去身份化、關聯化”,是否已經有效“脫敏”?又如何防止“平臺認為已經脫敏的用戶信息被他人采用技術手段重新識別”?
     
    E:平臺在保護用戶信息方面投入了多少成本、配置了多少人員,采取了哪些措施預防用戶信息被平臺內部人員不當利用或泄露?有誰來監管平臺收集、存儲、利用用戶信息過程中的行為,而非僅僅是在用戶信息、數據泄露事件發生后的懲處和整改?
     
    或許對平臺而言,用戶信息只是平臺自身的私有數據,以及可供平臺對外展示的優勢。
     

    上一篇:大數據時代,該如何給個人信息加道安全鎖?

    下一篇: 「公共場合如何防偷拍 」神州明達防偷拍完全手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