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辭職先刪同事微信?保護商業秘密可不能肆意妄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最近一則新聞上了話題熱搜,引得網友的輪番吐槽。今年7月在保險公司任職的王先生向公司提出離職申請,竟然碰到領導的任性要求——必須事先刪除微信中的同事好友,才會給王先生審批簽字。因為著急離職,王先生只好接受了領導這一要求。而事后一琢磨,王先生覺得領導侵犯了自己的隱私,在溝通無果后,最終向當地的銀保監局投訴。
     
    北京神州明達
     
    在接受媒體的采訪中,王先生的領導解釋說:首先,刪除同事好友是征得王先生的同意,自己沒有搶奪手機來刪除。其次,公司競爭激烈,互相挖墻腳是行業常態,而王先生在離職去其他公司前已經在朋友圈發布其他公司的產品,為了不影響其他員工,所以才“出此下策”。
     
    隱私和通信自由大家并不陌生。早在1890年的《哈佛法律評論》就提出了隱私的概念:“隱私是一種免受外界干擾的獨處的權利(right to be alone)”。在我國,《民法總則》明確規定自然人享有隱私權的權利,《侵權責任法》具體規定說,隱私權為公民的民事權益,侵害隱私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而通信自由也記載于《憲法》之中,作為公民的基本權利受法律保護。正如廣告所言,“微信,是一個生活方式”。對于每一位職場人士,微信已是與同事、客戶溝通必不可少的交流工具,不僅是發送文字、語音,更是有圖片、文稿等工作資料通過微信在傳遞。所以說,公司關心員工是否遵守規定使用微信,防止公司的商業秘密被泄露,是合情合理的內部管理方式。但是,過度地介入員工的微信,限制員工可以添加哪些好友,需要刪除哪些好友,則遠遠突破了公司應有的權利界線,更是干涉了員工的隱私與通信自由,構成對員工隱私權和通信自由權的侵犯。但是,回到這則新聞中,公司領導是在事先征得了王先生的同意后,再去刪除并檢查王先生的微信同事好友。根據法理,侵權責任的構成要件包括,行為、過錯、損害事實和因果關系,由于征得對方的同意,公司領導并不存在過錯,不能認定侵犯了王先生的權利。
     
    神州明達
     
    這則新聞也體現了許多公司對于保護商業秘密,維護自身利益所面臨的困境。一方面,員工的流動性越來越強,跳槽早已屢見不鮮;另一方面,公司對此所做的商業保密保護措施卻遠遠跟不上變化。一旦員工離職,不僅可能挖公司墻角帶動其他同事離職,更可能導致客戶、資料流失,給公司帶來巨大的經濟損失。所以,辭職先刪同事微信,確實是公司為了保護商業秘密做出的一記昏招。其實,如果你仔細推敲,刪去了同事微信,能防止員工離職后重新加回好友嗎?就算解除了微信關系,又怎能保證他們不用電話直接溝通呢?更甚至說,刪除了微信、電話,又怎么切斷他們之間已相熟的人際關系呢?
     
    可見,保護商業秘密需要良方。首先,公司需要建立內部的商業秘密資產管理制度,通過具體的規章制度來推進商業秘密的高效管理和保護;其次,與重要涉密人員簽訂保密協議,競業限制協議等法律文件,明確商業秘密的范圍和涉密人員的保密義務;再者,定期對員工進行保密警示教育,普及員工的法律知識,強化員工的保密意識。只有通過完善的內部規章制度和法律文件,結合員工自持的保密意識,公司才能在事前盡可能地降低商業秘密泄露風險,并且在意外發生時為公司在訴訟維權中提供堅實的證據支持。
     

    上一篇:“互聯網+”環境下,企業商業秘密保護刻不容緩

    下一篇:「發改委解讀」軍民融合深度發展戰略格局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