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允許他人非法使用商業秘密造成“重大損失”如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來源:檢察日報
     
    侵犯商業秘密犯罪中“重大損失”的認定問題在理論界多有爭論,在司法實務中更是形態多樣,侵害結果也多有差異。尤其是該類犯罪中獲取商業秘密后非法允許他人使用行為,可直接導致商業秘密的秘密性特性被消除,使得權利人在市場競爭中處于不利地位,從而產生重大損失。因此,如何認定此類犯罪行為造成的“重大損失”,在實務中意義重大。
     
    非法使用、轉賣或者允許他人使用尚處于研發階段的技術信息的情形。筆者認為此處的“使用”應定義為,生產、經營活動且不包括研發活動。該行為與單純獲取尚處于研發階段的技術信息秘密而未公開的情形類似,均是半成品的技術信息秘密被侵犯,只是侵犯的方式有所不同,一個是直接用于生產經營活動,一個是用于二次開發,但并不一定用于生產經營活動。由于此類信息如用于生產經營活動,能否給侵權人帶來實際利益仍是未知數,所以,在認定“重大損失”時,應當將該經濟利益與權利人的研發成本損失進行比較,以較高者作為“重大損失”的數額標準,假如無實際經濟利益,則以權利人的研發成本作為認定依據。
     
    非法使用、轉賣或允許他人使用已投入使用的技術信息的情形。此類技術信息投入使用后,其權利人已經可從中獲取經濟收益,并在市場競爭中占據優勢地位。但侵權人非法使用、允許他人使用此類技術信息,權利人仍然會受到損失。此類案件,司法實務對“重大損失”的認定存在不同的做法:(1)根據侵權人的獲利情況來計算數額;(2)根據技術信息的研發成本來計算數額;(3)根據技術信息的許可使用費來計算數額;(4)根據技術信息的市場價格來計算數額;(5)根據侵權人生產的侵權產品的價值來計算數額;(6)以侵權人經營收入減去權利人對應的成本來認定計算數額。筆者認為,在技術信息秘密并未完全公開,仍在為權利人產生利潤的情況下,假如以商業秘密的研發成本或自身價值甚至許可費用來直接認定損失數額,就會產生邏輯上的悖論,因為,在此類案件中,權利人商業秘密的研發成本或價值幾乎并無損失,其損失的應當是其應得的利潤,而非其付出的前期成本。所以,此時,“重大損失”的數額與商業秘密的自身價值,特別是研發成本并不能等同為一個概念。因此,筆者認為上述第6種做法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可操作性,可優先使用,若實在無法查清的情況下,可考慮適用第1種和第5種做法。
     
    非法獲取、轉讓經營信息或允許他人使用經營信息的情形。對此類情形一般是考慮直接認定權利人的損失數額,對于間接認定數額的方法則是補充適用。因此,在實務中必須先考慮侵權行為與獲利情況之間是否存有因果關系。如果沒有因果關系,則不能以侵犯商業秘密罪定罪,但符合條件的話,可以考慮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科以刑罰。根據《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5條第1款的規定: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個人信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253條之一規定的“情節嚴重”:……(四)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住宿信息、通信記錄、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響人身、財產安全的公民個人信息五百條以上的;(五)非法獲取、出售或者提供第三項、第四項規定以外的公民個人信息五千條以上的……可見,非法獲取、轉讓經營信息,若包含有公民個人信息的,數額情節符合定罪標準的話,完全可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定性。而對于存在直接因果關系的案件,則盡量采用以權利人損失計算為基礎的做法來認定“重大損失”數額。
     

    上一篇:關于等級保護工作的十大問題

    下一篇:國企和民企在軍民融合領域實現新發展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