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商業秘密糾紛中權利基礎的確定與誤區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達曉律師事務所 
     
    《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對商業秘密的性質進行了規定,即不為公眾所知悉、并經權利人采取相應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與其他知識產權相比,商業秘密在權利邊界上較為模糊。專利權、商標權可以通過國家授權或注冊取得,著作權雖是自動取得但可以進行著作權登記,其權利載體亦較為明確,而商業秘密則一直處于保密狀態,因而在商業秘密侵權糾紛中,確定何為原告所主張的商業秘密,是當事人訴權的核心。根據裁判文書網公開數據顯示,2013年至2017年間,共計結案954起侵害商業秘密糾紛,其中撤回起訴328件,全部駁回112件,共計占比約46.12%,原告的舉證問題已經成為商業秘密糾紛案件的難點。
     
    《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第十四條規定:“當事人指稱他人侵犯其商業秘密的,應當對其擁有的商業秘密符合法定條件、對方當事人的信息與其商業秘密相同或者實質相同以及對方當事人采取不正當手段的事實負舉證責任。”因此在商業秘密糾紛案件中,原告一方面需要證明其主張的“商業秘密”確實符合構成商業秘密的法定條件,另一方面需要舉證被告實施了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商業秘密的構成要件包括:秘密性、價值性及保密措施。由于民事司法實踐中,價值性通常為雙方當事人所認可,故本文著重對秘密性及保密措施進行探討。
     
    一、商業秘密權利基礎的確定
     
    1、原告需具體明確其商業秘密點
     
    前最高人民法院副庭長孔祥俊法官在其所著《商標與不正當競爭法:原理和判例》一書中提到,司法實踐中,證明哪些信息是請求保護的商業秘密,習慣上稱之為證明其“商業秘密點”。在《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侵犯商業秘密糾紛案件審理指南》中第2.3條也規定了:“商業秘密案件審理中,權利人都必須先行明確其商業秘密的范圍——即明確秘密點”。因此在商業秘密糾紛的審理過程中,法院會要求原告明確其要求保護的信息范圍,即以“秘密點”的形式,將原告主張的商業秘密,以清楚、準確的形式逐一羅列、確定下來。明確“秘密點”是原告權利請求的基礎,也是案件審理、雙方當事人質證的基礎。商業秘密是指某種信息,而非承載該信息的載體,如果原告主張的商業秘密過于概括、籠統,例如某一加工工藝,原告主張全部步驟均為原告的商業秘密,但沒有以具體明確的方式告知法院該加工工藝具體分為多少步,其中哪幾步不為相關公眾所知悉并采取了合理的保護措施,可以作為商業秘密進行保護,則在此種情況下,法院只能認定原告所主張的加工工藝無法構成反不正當競爭法意義上的商業秘密,因此判決原告敗訴。
     
    然而在商業秘密糾紛中,極少有原告在起訴時便對“秘密點”進行了明確,甚至在法官釋明之后仍舊無法明確其“秘密點”。一方面,原告自身無法從其認為可以作為商業秘密保護的資料中,將具有“秘密性、價值性、保密性”的部分拆分出來。例如在(2015)浦民三(知)初字第919號案中,原告稱其從《中國服裝》中獲得原始數據后加工的“細分市場的表格”中每個品牌的市場份額、銷售額均是秘密點。而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則認為,商業秘密點,是原告要求法院保護構成商業秘密的信息。按照原告的說法,表格中每個數據都是秘密點是不切實際的,不符合商業秘密定義中要求信息的秘密性和實用性,因此“細分市場的表格”不能構成原告的商業秘密。
     
    另一方面,存在原告擔心二次泄密而不愿披露其“秘密點”給其他當事人,無法進行充分舉證的情況。由于在商業秘密糾紛中,原被告雙方通常為具有競爭關系的民事主體,而且在一些案件中,原告并不知悉被告具體掌握了多少自己的商業秘密,因此原告擔心由于訴訟過程中的質證環節,反而導致未泄露的商業秘密被被告所知悉,造成進一步的損失,故而不肯明確“秘密點”。
     
    需要注意的是,明確“秘密點”是商業秘密糾紛案件的根基所在,無論是出于舉證不能還是商業考量,無法明確“秘密點”將必然導致權利基礎的喪失,進一步而言,原告將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例如在(2012)津高民三終字第0032號案中,一審時原告并未明確其要求保護的商業秘密的具體范圍,故法院并未支持其訴訟主張;二審時原告明確舉證了其要求保護的客戶名單的具體內容,因此二審法院判決支持其訴訟請求。
     
    2、“商業秘密”具有秘密性的標準
     
    在原告明確了其“秘密點”之后,法院需對其主張的“秘密點”是否具有秘密性進行審查,原告則需對其主張的“秘密點”不為公眾所知悉進行舉證。在對“秘密點”具有秘密性舉證時,主要可以考慮如下因素:(1)該信息未經公開出版或以報告、展覽等形式公開,不是一般常識或行業慣例;(2)該信息無法通過公開渠道輕易獲得,是權利人經過艱辛研究、總結或付出高額代價獲取的信息;(3)該信息不是簡單的產品外觀、尺寸、材料等可以通過直接觀察獲取到的信息;(4)對于該信息原告可以就其與公知領域信息的區別點做出充分合理的解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中規定了六種不構成“不為公眾所知悉”的情況,但由于“不為公眾所知悉”是一個消極事實,對原告而言亦存在一定的舉證困難。因此在舉證責任的分配上,司法實踐中會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適當降低原告對“不為公眾所知悉”的舉證責任,在原告初步舉證的前提下,將舉證責任轉移至被告,由被告舉證原告主張的商業秘密構成了不正當競爭解釋中第九條規定“為公眾所知悉”的六種情況,以此來證明原告主張的商業秘密喪失了秘密性。
     
    例如在(2016)遼06民初112號案中,原告公司與被告公司的經營范圍及生產的產品類型均基本相同。自然人被告甲將原告公司包含技術信息的圖紙發送給了自然人被告乙,該技術信息屬于不為公眾所知悉的信息,能為原告公司帶來經濟效益、具有實用性,且原告公司對該技術信息采取了保密措施,故該技術信息屬于商業秘密。諸被告辯稱涉案圖紙信息不屬于不為公眾所知悉的信息,但未提供充分證據予以證明,故對該辯解意見,遼寧省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由此可見,在原告能初步舉證技術信息不為公眾所知悉,且被告無法舉證上述信息已被公開的情況下,則可以認定原告主張的信息“不為公眾所知悉”,具有秘密性。
     
    3、對商業秘密采取了合理且相應的保密措施
     
    在1993年版的反不正當競爭法中第十條第三款規定:“本條所稱的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并經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2017年新反不正當競爭法將第十條第三款修改為:“本法所稱的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具有商業價值并經權利人采取相應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可見新反不正當競爭法中對保密措施增加了“相應”的標準。
     
    采取保密措施的方式較多,例如制定保密規則、與員工簽署保密協議、支付保密費用,或者對涉密信息進行加密、加鎖、控制接觸人群等。保密措辭必須有明確的內容,不能僅簡單規定應當承擔保密義務,卻并未明確保密信息的內容、名稱及構成。保密措施應當與其商業價值相適應,保密信息的商業價值越大,其保密程度應當越高,反向獲取的程度也越難。例如一家設計公司,雖與員工簽訂了保密協議,但將其設計圖紙隨意放置,未將其放入保險柜或采取任何保密措施,即便不是公司的設計人員,例如財務人員也能輕易接觸到,則很難認為該公司對其公司核心的技術信息采取了相應的保密措施。同時保密措施也必須得到切實的執行,不能雖有保密流程規定,但卻形同虛設。
     
    在(2015)錫濱民初字第01110號案中,原告公司為進行企業管理建立了考評系統,每個員工有其對應的賬戶和密碼,原告公司通過該考評系統向各個員工發送個人相應的考評數據。因此,可以認定原告公司對員工的考評成績及數據采取了相應的保密措施,屬于原告公司的保密信息。在保密協議中,雙方也明確約定,人員信息包括工資及員工資料屬于公司保密信息。據此,法院認為原告公司已對其考評數據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是公司的商業秘密。
     
    而在(2014)濟民三初字第865號案中,原告主張客戶名單為其商業秘密,故原告應對其客戶名單的構成及所采取的保密措施進行舉證。事實上,原告僅提供其與客戶公司簽訂的合同。法院認為,原告與其客戶簽訂的合同系正常的商業行為,原告并未提供充分的證據證明合同客戶已經符合商業秘密中客戶名單的構成要件,也未對上述合同采取相應的保密措施,原告提交的銷售發票等其他證據也無法證明其訴訟主張,故原告主張的客戶名單不構成其商業秘密,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
     
    二、原告在確定商業秘密權利基礎的常見誤區
     
    1、無法區分商業秘密的內容和載體
     
    商業秘密的載體和商業秘密的內容本身并不具有一致性。由于商業秘密具有無形性的特點,因此必須由有形物來承載。例如計算機軟件是軟件開發技術秘密的載體,設計圖紙是生產工藝信息的載體。由于在公司的經營活動中,極少有公司的商業信息完全是該公司的商業秘密,或多或少會在現有技術的基礎上進行改進,故載體上的信息不必然是商業秘密。因此需要原告在主張其權利時,明確其提交的載體上,具體哪一部分商業信息構成商業秘密,也即上文所述明確“秘密點”。
     
    2、無法對商業秘密的構成要件進行充分舉證
     
    有些原告在對其商業信息請求作為商業秘密保護時,無法正確認識到何為商業秘密,只是簡單認為對公司經營有利的信息均為商業秘密。事實上,商業秘密必須是一個“秘密”,如果已經是行業內部公開的信息或是公知內容,顯然不具有秘密性,即便對原告而言有著極高的經濟價值,也不能作為商業秘密來保護。而且原告公司必須對其認為是商業秘密的信息采取相應的保密措施,如果一個公司對其認為具有高度經濟價值的內容自己都不盡到合理的保護義務,法律便很難給予其更高力度的保護。
     
    3、無法充分認識到商業秘密的相對性
     
    商業秘密具有相對性,即同一商業秘密不必然只掌握在某個主體手中。與專利權不同,專利權是通過犧牲秘密性,獲取唯一的、法定的保護;而商業秘密由于其秘密屬性,可以由不同主體同時掌握相同或實質相同的內容。同時其他主體也可以通過自主研發或是反向工程合法的掌握相同或實質相同的商業秘密,并不必然侵犯原告的商業秘密。
     
    4、無法充分認識到客戶名單的特殊性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明確規定:“商業秘密中的客戶名單,一般是指客戶的名稱、地址、聯系方式以及交易的習慣、意向、內容等構成的區別于相關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戶信息,包括匯集眾多客戶的客戶名冊,以及保持長期穩定交易關系的特定客戶。”可見,反不正當競爭法意義上的客戶名單,并不是許多原告想當然認為的單純的客戶名稱列表。商業秘密的保護,不僅是保護權利主體有價值的商業信息,同時也要促進市場的健康發展,維持商業秘密與公共信息流通之間的平衡。關于客戶名單的糾紛中,不僅涉及競爭企業之間的利益關系,也涉及客戶的自由選擇權。與產品銷售策略、招標文件等經營信息相比,客戶關系的形成是一個雙方相互選擇的過程,客戶也有權選擇其他公司進行合作。因此單純羅列的客戶名單不能作為商業秘密進行保護,否則將阻礙市場的充分競爭。
     
    侵權糾紛的審理一般遵循“確權-侵權-賠償”的思路,商業秘密侵權糾紛也不例外。首先應當確認原告主張的商業信息構成商業秘密,享有請求權;其次對被告是否實施了侵權行為進行審理;最后則是在侵權行為成立的前提下,確定被告的侵權責任。在商業秘密侵權糾紛中,需要原告先行明確“秘密點”、舉證“秘密點”不為公眾所知悉,并且已經采取了合理相應的保護措施后,才能審查被告是否有接觸商業秘密的可能以及是否構成相同或實質相同,是否侵犯了原告的商業秘密。因此,確認原告主張的商業信息構成商業秘密是審理商業秘密侵權糾紛的起點,也是原告請求保護其商業秘密的根基。
     

    上一篇:百度前員工違反競業限制協議案宣判 被罰83萬

    下一篇:黑客類犯罪已然成為涉網犯罪的核心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