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frames id="lndj9">
<th id="lndj9"></th><listing id="lndj9"></listing>
<listing id="lndj9"></listing>
<listing id="lndj9"><var id="lndj9"><menuitem id="lndj9"></menuitem></var></listing><video id="lndj9"><video id="lndj9"><dl id="lndj9"></dl></video></video>
<var id="lndj9"></var><listing id="lndj9"><thead id="lndj9"><ins id="lndj9"></ins></thead></listing>
<th id="lndj9"></th>
<th id="lndj9"></th>

微信辦公易泄密!這些操作,你可能剛剛做過!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來源:互聯網
 
隨著互聯網信息時代的來臨,越來越多的企業和政府機構選擇在微信上開展辦公工作,殊不知微信辦公其實存在很大的泄密隱患。
 
神州明達
 
1、緊急傳達致泄密 
 
2016年10月,某市市委某部門為部署相關敏感工作,印發了涉密文件,并通知該市29個鄉鎮派人簽字領取文件。某鄉政府干部洪某到市委領取文件后,認為事件緊急,又正值深夜,便將文件拍照發送到鄉政府微信群。群成員楊某看到后,立即轉發到其他微信群。之后,該件被數次轉發到多個微信群和微博。
 
本案暴露出的典型問題是相關公務較為緊急,需要立即通知、部署或處理,當事人為迅速辦理有關事項,不顧相關信息涉及國家秘密,利用微信群發送涉密文件,導致泄密。
 
保密部門組織查辦的微信辦公導致的泄密案件往往存在著某種“客觀因素”:待辦公務緊急,其他通信方式不暢,無法當面交辦或報告,技術失誤等。但實際上,“客觀因素”的背后,是當事人漠視保密法律法規,對發生泄密后果心存僥幸、麻痹大意或放任自流等主觀心態以及由此決定的行為方式。
 
2、匯報工作致泄密
 
2017年10月,某單位辦公室副主任肖某,為向在外檢查工作的分管領導匯報工作,找到保密員趙某查閱文件,擅自用手機對1份機密級文件部分內容進行拍照,并用微信點對點方式發送給在外檢查工作的領導。
 
本案基本情節是有涉密事項需要向單位領導請示、匯報,但有關領導不在單位,當事人擅自使用微信點對點方式發送給上級。點對點發送涉密文件資料的擴散范圍要小于群發方式,但在違規性質上沒有根本區別。
 
3、領導交辦致泄密
 
2017年10月,某縣司法局從機要局領取4份涉密電報后,交給跟班學習的劉某。因當時為“十一”長假期間,劉某便將4份文件報頭拍照后發至司法局工作微信群,并請示局長何某如何處理,何某在群里說電報內容不是很清楚,讓劉某把文件內容發到群里告知大家。隨后劉某將文件內容全文拍照后上傳至群中。
 
本案是屬于領導干部要求、安排或指令當事人違規利用微信發送涉密信息的情形,反映出個別領導干部保密意識不強、保密常識匱乏。部分案件中,單位負責人明確指示下級把涉密文件發到工作微信群,安排相關工作并提出具體要求,全然不顧國家秘密的安全,給單位的保密工作造成負面影響。
 
 
微信辦公導致泄密問題并不在于微信本身,而在于機關單位保密管理松懈、干部職工保密意識淡漠。具體來說,既表現在對涉案文件或信息等泄密源頭管控不力,使得當事人能夠違規將其導入微信等外部系統,同時也表現在對干部職工的保密法律法規、防護知識技能教育培訓不夠,致使部分當事人對使用微信辦公存在著模糊認識。
 
針對近年來微信辦公泄密案件數量不斷攀升的態勢,機關單位有必要開展專項保密教育,讓干部職工普遍認識到微信辦公的開放性質,普及信息與網絡管理保密知識技能,并采取一些有針對性的措施:
 
 一是原則上不提倡使用微信辦公,因工作特殊、確有需要的,可以在控制范圍內組建工作群,交流內容嚴格限定為周知性的一般信息,禁止傳播一切國家秘密、工作秘密、商業秘密以及個人信息;
 
二是禁止涉密人員使用微信辦公,將涉密載體流程管理與智能手機使用管理結合起來,從源頭上消除涉密文件數字化的隱患;
 
三是把風險意識和責任意識層層傳導到每一個人,干部職工不僅要保證自己不使用微信傳密,發現此類情況還要及時報告有關部門。
 

上一篇:解讀新版武器裝備科研生產許可目錄

下一篇:學校管理與學生隱私沖突不斷,隱私權邊界在哪
机机对机机无遮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