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商業秘密侵權行為的民事責任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來源:知產力
     
    裁判要旨
     
    一、在侵害商業秘密案件中,如果權利人主張的商業秘密或者被訴侵權行為是否成立處于不確定狀態,需要法院深入審理才能做出判斷的,法院可以在庭審結束后甚至作出一審判決的同時采取行為保全措施,禁止被訴侵權人實施侵害商業秘密的行為。
     
    二、對于步驟較多的生產方法類技術秘密,在確定損害賠償數額時,應當考慮被訴侵權人泄露或者使用的該部分生產工序在整個生產流程中的重要性比例,以此確定涉案技術秘密對產品利潤的貢獻率。
     
    三、侵害他人商業秘密惡意明顯,侵權情節及后果嚴重的,可以適用懲罰性賠償的規定,在充分彌補權利人損失的同時,依法對惡意侵權行為予以制裁。
     
     
    基本案情
     
    福建省??顾帢I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构荆殚_展維生素E生產項目,向浙江新和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和成公司)員工俞某購買技術信息,俞某遂將其在工作期間接觸到的維生素E中間體——橙花叔醇生產技術信息以60萬元的價格出售給??构?。此后,俞某跳槽至??构緭胃笨偨浝?,并將其從山東新和成公司私自拷貝的606車間技術資料以及從該公司車間主任梁百安處偷拷的603車間技術資料使用于??构揪S生素E中間體的研發中。海欣公司成立后,??构镜木S生素E項目組轉移至海欣公司,俞某也跳槽至海欣公司擔任副總經理。海欣公司明知俞某和??构镜纳鲜鲞`法行為,仍然使用俞某設計的工藝流程圖、設備條件圖等進行工程設計,并使用涉案技術秘密生產了大量維生素E產品。
     
    新和成公司認為??构?、海欣公司、俞某共同侵害其技術秘密,訴請停止侵害,連帶賠償經濟損失5000萬元和合理開支100萬元。
     
    裁判結果
     
    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新和成公司對涉案商業秘密的載體、具體內容、商業價值和采取的具體保密措施等商業秘密符合法定條件的事實進行了舉證,其所主張的維生素E中間體的生產方法、工藝及根據生產方法和工藝而定制的專用設備屬于技術秘密。俞某在新和成公司工作期間,接觸到了涉案技術秘密,其將該部分秘密出售給??构?,屬于違反約定,披露、擅自允許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業秘密的行為;其從梁百安處偷拷技術秘密的行為,屬于以盜竊的不正當手段獲取新和成公司商業秘密的行為;其到??构?、海欣公司工作以后,又將竊取的涉案技術秘密使用到??构?、海欣公司的維生素E中間體的研發和應用之中,屬于披露、使用和允許他人使用以盜竊方式所獲技術秘密的行為。??构緸檠兄凭S生素E及其中間體技術,采取讓其工作人員擅自接觸時為新和成公司員工的俞某,到新和成公司驗證俞某技術資料的可行性,并以公司小金庫的支出方式購買俞某所掌握的技術,該行為屬于以不正當手段獲取新和成公司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构緦挠崮乘徏夹g應用到公司研發中,在海欣公司成立后,又披露、允許海欣公司使用,屬于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以不正當手段獲取的權利人的商業秘密之行為。海欣公司明知涉案商業秘密系俞某和??构静扇〔徽斒侄潍@取而來,仍積極使用,并大規模生產,其行為亦屬于法律規定的侵權行為。三被告的行為構成侵權,應當承擔停止侵害和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本案可以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的方法確定補償性賠償的數額。根據從海關和稅務部門調取的被訴產品銷售數額,乘以權利人相應年份的產品毛利率,再乘以涉案技術在整個維生素E生產工序中的泄密比重51%,由此計算出被訴侵權人因侵權所獲的營業利潤。同時,考慮到三被告侵害他人技術秘密惡意明顯,侵權情節及后果嚴重,故最終適用懲罰性賠償方式確定損害賠償數額3500萬元及合理費用22萬元。此外,一審法院考慮到從海欣公司自批量生產開始到本案判決前夕,一直在持續大規模銷售維生素E產品,故在作出一審判決的同時,還采取了行為保全措施,責令海欣公司立即停止使用涉案技術秘密生產維生素E產品的行為。
     
    ??构?、海欣公司、俞某均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是一起重大的侵害技術秘密糾紛,所涉維生素E中間體的工藝流程和專用設備具有極高的商業價值。訴訟標的額達5100萬元,法院最終判決三被告連帶賠償原告3500萬元經濟損失及22萬元合理費用,是迄今為止判賠數額最高的商業秘密案件。本案涉及商業秘密糾紛審理中的多個熱點難點問題,囿于篇幅,僅擇其中的侵權責任承擔問題加以評析。
     
    一、商業秘密停止侵害責任的適用
     
    在侵害商業秘密案件中適用停止侵害的民事責任,除了應當考慮停止侵害的必要性、銷毀生產模具的范圍等知識產權侵權案件涉及的共性問題外,還應當注意到此類案件的特殊性,考慮以下幾個問題。
     
    (一)停止侵害的范圍和期限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規定:“人民法院對于侵犯商業秘密行為判決停止侵害的民事責任時,停止侵害的時間一般持續到該項商業秘密已為公眾知悉時為止。依據前款規定判決停止侵害的時間如果明顯不合理的,可以在依法保護權利人該項商業秘密競爭優勢的情況下,判決侵權人在一定期限或者范圍內停止使用該項商業秘密。”據此,商業秘密案件中停止侵害的時間并不是一律持續到該項商業秘密已為公眾知悉時為止。為平衡商業秘密權利人和社會公眾之間的利益,在特殊情況下,可以判決侵權人在一定期限或者范圍內停止使用。比如,一項商業秘密比較簡單,本領域的相關人員通過自身努力可以在一定時間內取得的,可以判決侵權人在一定期限內禁止使用;或者此項商業秘密僅在一定范圍內具有競爭優勢,超出該范圍不會損害原告競爭利益的,可以判決侵權人在一定范圍內禁止使用。但就本案商業秘密而言,是需要耗費大量人財物力,經過長期研發和生產經驗的積累才可能獲得的工藝訣竅,不屬于上述例外情形,故法院在判項中明確“停止侵害的時間持續到該商業秘密已為公眾所知悉時止”。
     
    (二)銷毀措施的適用條件
     
    銷毀措施是停止侵害民事責任的具體實現方式之一。在商業秘密案件中,原告訴請銷毀的對象主要包括文檔、光盤等商業秘密載體、使用涉案商業秘密進行生產時所需的專用設備,以及使用涉案商業秘密直接獲得的侵權產品。銷毀載體和專用設備是制止侵權行為繼續發生的必要手段,在侵權成立的前提下應予支持,但對于銷毀侵權產品的訴請,法院應持慎重態度。一般而言,在侵害技術秘密案件中,判令被告停止使用以及銷毀商業秘密載體和專用設備,已足以制止侵權行為,因此,出于避免造成社會資源浪費的考量,法院可以通過提高損害賠償數額的方式彌補權利人損失,而不采取銷毀侵權產品的民事責任承擔方式。
     
    (三)采取行為保全措施的條件和時間
     
    從以往的司法實踐來看,侵害商業秘密案件的勝訴率比其他知識產權案件低,尤其是權利人主張的信息是否屬于商業秘密往往處于不確定狀態,需要法院經過庭審、鑒定、技術咨詢等多個環節才能形成傾向性意見。因此,有觀點認為,商業秘密案件不具備臨時禁令所要求的“存在勝訴可能性”的先決條件,在此類案件中采取臨時禁令,可能造成原、被告之間利益的較大失衡。[1]對此,筆者認為,對于是否采取行為保全措施,應當堅持個案審查原則。雖然總體而言,商業秘密案件的勝訴率較低,但并不排除在某些案件中,法院能夠較為容易地得出“勝訴可能性較大”的結論。尤其對于訴中行為保全,當事人在立案后、判決生效前均可申請,因此法院即使在收案之初難以判斷勝訴可能性,但隨著審查的深入,傾向性意見逐漸形成,對行為保全申請也就更容易進行審查判斷。在本案中,一審法院就突破了以往在開庭前即采取行為保全的常規做法,在作出一審判決的同時,依當事人申請作出行為保全裁定。一方面,法院在此時已通過審理得出了確切的判斷,保全錯誤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另一方面,由于被告之一海欣公司自批量生產開始到一審判決前夕,一直在持續大規模地銷售被訴侵權產品,一審判決送達后其行為很可能依然持續,從而導致原告市場份額不斷萎縮的后果,故即使一審判決已經做出,采取行為保全措施仍具有必要性。
     
    二、商業秘密損害賠償數額的認定
     
    侵害商業秘密行為的損害賠償數額,可以參照侵害專利權的損害賠償額的方式進行,即可以按照實際損失、侵權獲利或者許可使用費的合理倍數計算賠償數額,如果這三項數額均無法查明的,則可以適用法定賠償方式。
     
    (一)評估的許可使用費能否作為認定賠償數額的依據
     
    本案中,權利人為證明損害賠償數額提交了資產評估公司出具的評估報告,該報告對涉案技術秘密的研發成本和許可使用費損失進行了評估。首先,對于能否以研發成本計算損害賠償數額的問題,由于涉案技術秘密并未因侵權行為而公開,原告在侵權行為發生后仍然可以通過實施該項技術秘密獲得競爭優勢,因此不應以整體技術的研發成本計算賠償數額。其次,根據許可使用費計算知識產權侵權賠償數額是各國普遍采用的方式之一,主要有兩種計算方法:如果涉案當事人或者有類似知識產權的其他權利人已經實際許可他人使用其知識產權的,可以按照已經發生的、可類比的許可費計算賠償數額;如果相關市場上的權利人均沒有許可他人使用的,則按“假定的許可使用費”計算,即假設許可人與被許可人合理地、自愿地努力達成協議,雙方在未發生侵權時會達成的許可費數額。我國《專利法》第六十五條關于“參照該專利許可使用費的倍數合理確定”的規定,并未明確“許可使用費”是否包括假定的許可使用費。對此,主流觀點持否定態度:雖然此處的許可使用費并非必須是原告在訴訟前就涉案專利與他人達成的許可使用費,但當事人至少應該提交相同行業或技術領域中同類相關專利已經實際發生的許可使用費證據。[2]筆者認為,如果資產評估行業對于許可使用費的評估方法已經形成基本共識,能夠論證其評估方法的合理性的,那么根據有資質的機構評估而得的許可使用費確定賠償數額,未嘗不是一種有益的嘗試,能夠從經濟分析的角度反映知識產權的市場價值。但在本案中,鑒于一審法院在審理過程中已經調取到了海欣公司在海關和稅務局的確切出口信息和發票信息,因此未采納評估的許可使用費證據,而是以侵權獲利方式計算賠償數額,事實依據更為充分。
     
    (二)認定賠償數額時應考慮涉案技術的利潤貢獻率
     
    在本案中,從海關和稅務部門調取的材料能夠清楚反映侵權產品的銷售數額,并且顯示海欣公司所售產品幾乎全部為維生素E產品。鑒于海欣公司不愿意提交其營業利潤率,故法院將相關鑒定報告顯示的權利人(上市公司)相應年份的產品毛利率視為侵權產品的營業利潤率。此外,本案技術秘密僅涉及維生素E生產流程中的部分環節,使用該技術秘密產出的是維生素E中間體,而非維生素E成品,因此法院還著重考慮了涉案技術秘密在維生素E制備過程中的利潤貢獻率。但是,由于維生素E生產工序是一套完整的生產體系,無法用數字準確衡量各工藝步驟在整套工藝中的重要性,只能通過工藝步驟數的占比大致體現涉案技術秘密在維生素E制備過程中的利潤貢獻率。法院最終按照工藝步驟數占比確定涉案技術秘密的利潤貢獻率為51%,由此計算出被告因侵權所獲的營業利潤,未去掉發票負數部分為25824410元,去掉發票負數部分為15461865元。(被告的發票有部分為負數,但被告無法對該部分予以合理說明。)
     
    (三)懲罰性賠償在商業秘密案件中的適用
     
    在知識產權領域,《商標法》明確規定了懲罰性賠償制度,《著作權法(修訂草案送審稿)》和《專利法修正案(草案)》也都擬定了懲罰性賠償條款。在商業秘密案件中適用懲罰性賠償確實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現行法的規定。但是,本案被告系故意侵權、制造銷售規模大、銷售地域范圍廣、持續時間長、使用的技術涉及新和成公司的核心技術秘密且與涉案秘點相同,并且存在不誠信訴訟、拖延訴訟的行為。綜合上述因素,法院認為,僅將被告獲利作為損害賠償數額遠不足以震懾此等惡意侵權行為,故應在本案中類推適用《商標法》關于懲罰性賠償的規定,最終在侵權獲利數額的基礎上提高賠償數額至3500萬元,在充分彌補權利人損失的同時,依法對惡意侵權行為予以了制裁。
     
    [1]孔祥俊主編:《商業秘密司法保護實務》,中國法制出版社2012年版,第193頁。
    [2]孔祥俊主編:《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司法解釋理解與適用》,中國法制出版社2012年版,第37頁。
     

    上一篇:離職高管伙同內部員工竊取商業機密

    下一篇:侵犯商業秘密案件的取證途徑和方法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