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國侵犯商業秘密罪立法的缺陷及完善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來源:互聯網

    一、侵犯商業秘密罪罪名設置的缺陷及完善

     
    “罪名,即犯罪名稱,是指包括一個完整犯罪構成的犯罪行為所形成的犯罪名稱,是對具體犯罪本質或主要特征的高度概括。從罪名設置與刑罰的配置上來看,我國刑法是把侵犯商業秘密罪作為一個具體的罪名來規定的。在此罪名之下,將性質不同的行為、不同的主體以同一層次的危害性程度平行規定在一起,承擔同一個刑種或刑罰幅度,這不利于體現罪責刑相適應原則,也難以達到分化瓦解犯罪分子、有效預防犯罪的目的,是非常不科學的。例如,某人僅僅竊取而未泄露、未使用與既不法獲取又泄露又使用,其社會危害性當然是不一樣的。同樣,從行為主體來看,具有一定業務身份或者職務身份的人員比一般人員負有更大更重的信賴義務,他們無故違反信賴義務的行為除有礙企業間的公平競爭、損害權利人的利益外,還會在社會上造成壞的影響,危害到社會成員之間的信賴原則。
     
    因此,從法律的科學性和規范性出發,應當將侵犯商業秘密罪作為一個類罪名,然后根據行為主體的不同、侵犯行為性質的不同進一步細化,規定具體的罪名。從我國和其他國家關于侵犯商業秘密罪的規定來看,侵犯行為主要包括泄露、竊取、刺探、侵占等手段。這樣,刑法就可以在侵犯商業秘密罪之下,設立竊取商業秘密罪、泄露商業秘密罪、侵占商業秘密罪和以其他不正當手段獲取商業秘密罪等罪名,同時規定相應幅度的法定刑,以利于司法操作。在此基礎之上,更進一步的,是應該明確該類犯罪的主體。因為主體身份的不同,其實施侵犯行為的社會危害性也不同,在承擔刑事責任時應有所不同,刑法規定應體現這一點,采取明示的立法方式,以區別具有特定身份、承擔特定義務的人與一般人實施的侵害商業秘密的行為,這也是罪責刑相適應原則的要求與體現。
     
    神州明達
     
    二、侵犯商業秘密罪客觀行為方面規定的缺陷及完善
     
    根據我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條的規定,盜竊、利誘、脅迫或以其他不正當手段獲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是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方式之一,那就意味著行為人對所獲取的商業秘密不論其是否披露、使用或允許他人使用,其獲取行為都將構成犯罪。對于這一規定,其存在的獨立性值得商榷,應當予以取消。
     
    首先,行為人以不正當手段獲取商業秘密,一般都是為了進一步披露、使用或允許他人使用。事實上,在現實中尚未發現一個單純的不正當獲取的案例。假設這種情況確實存在,根據刑法的規定,構成侵犯商收秘密罪需“造成重大損失”,但僅僅通過不正當手段實施獲取商業秘密的行為而沒有進一步利用,通常不會發生現實的危害。例如某甲盜竊某乙的商業秘密后并未使用,也未披露或允許他人使用,而是將該商業秘密破壞。由于商業秘密本質上是一種信息,一般以寄于某種載體的形式存在。商業秘密權利人失去對商業秘密載體的占有并不喪失對商業秘密本身的持有,而某甲的行為也未造成商業秘密的秘密性的破壞和權利人優勢競爭地位的喪失,某乙仍可通過使用、許可他人使用該商業秘密獲得經濟利益。由此可見甲的盜竊并毀損該商業秘密的載體的行為并不能產生重大損失的后果。對商業秘密的保護不但包括刑法上的保護,還包括民事的,行政的保護。對于單純的不正當獲取商業秘密的行為作為承擔民事責任的行為類型是可行的,但是由于其后果與使用、披露等侵害行為的危害后果存在較大的距離,作為承擔刑事責任的基礎存在不當之處。
     
    三、侵犯商業秘密罪定罪標準的缺陷及完善
     
    現行刑法以給商業秘密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和“造成特別嚴重的后果”作為定罪和量刑的標準,但是,該標準規定不明確,因而這種定罪和量刑標準的模糊與罪刑法定原則發生了沖突。按照罪刑法定原則的法定性和明確性要求,對什么行為是犯罪、處以何種刑罰,必須在事前明確規定,如果法律對導致構成犯罪標準的規定不明確,則公民在實施一定行為時就不可能預測到自己的行為達到何種程度的社會危害性才會導致刑事上的責任。如果處罰這種公民未預知后果的行為,顯然會妨害公民的行為自由。
     
    四、侵犯商業秘密罪刑罰配置的缺陷及完善
     
    在罪刑配置上,我國對于侵犯商業秘密罪的罪刑配置屬于“厲而不嚴”的模式,即犯罪圈小而刑罰重。刑罰結構表現為以自由刑為主,輔之以罰金刑的刑罰種類,劃分了輕重兩個刑罰幅度,即“給商業秘密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和“造成特別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這一規定表現出我國現行《刑法》侵犯商業秘密罪刑罰配置的兩點不足:
     
    第一,刑罰種類少。我國對侵犯商業秘密罪的刑種包括自由刑(即拘役、有期徒刑)和罰金刑,缺乏必要的資格刑和剝奪財產刑。
     
    第二,刑種順序設置不合理,自由刑適用過多。在刑罰體系中,主刑、附加刑之分代表著國家對刑種所持基本態度,主刑是主要或基本的刑罰,附加刑是次要或輔助的刑罰。我國對侵犯商業秘密罪的量刑將罰金置于有期徒刑、拘役之后并規定可以并處或單處,即表明侵犯商業秘密罪的主刑是自由刑,罰金只是一種附加刑,而不是主要刑罰。
     
    基于以上兩點不足,我們應當逐步優化侵犯商業秘密罪的罪刑配置,建立適合侵犯商業秘密罪特點的法定刑體系。
     
    首先,為適應不同的侵犯商業秘密行為,增加法定刑的量刑檔次,以實現罪責刑相適應。
     
    其次,將罰金作為法定刑的首選刑種,提高罰金刑在打擊商業秘密侵權犯罪中的地位。同時,對侵犯商業秘密罪的罰金數額予以明確規定,增加在司法實踐中的可操作性。
     
    最后,設立資格刑,使犯罪人喪失再犯的條件。資格刑是剝奪犯罪人享有或行使一定權利資格的一種刑罰,在侵犯商業秘密的刑罰種類中增設如“剝奪從事一定職業的權利”的資格刑,以達到威懾和預防的作用。

    上一篇:警惕侵犯商業秘密犯罪的相關罪名

    下一篇:京東金融疑似竊取用戶隱私?技術失誤還是有意為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