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獲悉東家商業秘密后另起爐灶?小心因此獲刑!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來源:子非魚說勞動法
     
    案例要旨  
     
    勞動者違反競業限制約定并不以泄露商業秘密為條件,因此,勞動者違反競業限制約定與侵犯商業秘密系不同行為,原用人單位起訴要求勞動者承擔商業秘密侵權責任后,又起訴要求勞動者就其違反競業限制約定的行為承擔違約責任的,可予支持。
     
    北京神州明達
     
    【案例索引】 
     
    一審:杭州市濱江區人民法院(2012)杭濱民初字第14號
     
    二審: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浙杭民終字第62號
     
    【案情】  
     
    恒生公司與王某簽訂《勞動合同》一份,約定王某的合同期從2010年6月1日起至2012年1月2日止。恒生公司(甲方)與王某(乙方)簽訂《保密及競業限制協議》,協議2約定:甲方在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協議后,在競業限制期限內按月給予勞動者經濟補償。甲乙雙方約定競業禁止補償金總額為乙方離職前一年工資收入的50%。協議并約定了相應的違約責任。王某離職后,恒生公司依約向王某發放自2011年6月至2011年12月的補償金。自2012年1月開始,恒生公司停止向王某發放競業限制補償金。
     
    2011年6月16日,天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準企業名稱為天驕文韻軟件(天津)有限責任公司,其中王某作為占比10%的投資人,并被聘用為該公司經理。該公司與恒生公司存在競爭關系。
     
    后雙方發生爭議,恒生公司提起仲裁,后提起本案訴訟,請求:1、判令王某支付違約金242875元;2、判令王某立即停止違反競業限制的行為;3、判令王某承擔本案訴訟費?! ?/span>
     
    杭州市濱江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
     
    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可以在勞動合同中約定保守用人單位的商業秘密和與知識產權有關的保密事項。對負有保密義務的勞動者,用人單位可以在勞動合同或者保密協議中與勞動者約定競業限制條款,并約定在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后,在競業限制期限內按月給予勞動者經濟補償。勞動者違反競業限制約定的,應當按照約定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本案中,恒生公司與王某簽訂的保密協議與競業限制協議系雙方自愿簽訂,其約定合法有效,該院予以確認。王某的抗辯未提供有效證據證明,該院不予采納。王某離職后與他人共同投資了天驕文韻軟件(天津)有限責任公司,并擔任該公司經理,其行為違反了雙方的競業限制協議,王某應停止競業限制行為,并支付相應的違約金。雙方約定的違約金標準明顯高于恒生公司支付給王某的補償金金額,該院依法將違約金調整為按補償金的標準計算24倍為78600元,對該部分訴訟請求,該院予以支持;超過部分,該院不予支持。綜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于2013年11月18日判決:一、王某停止違反競業限制的行為;二、王某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恒生公司違約金78600元;三、駁回恒生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span>
     
    宣判后,王某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span>
     
    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恒生公司曾以王某、天驕文韻軟件(天津)有限責任公司等為被告,向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提起侵害商業秘密糾紛訴訟,案號為(2011)杭西民知初字第935號,要求王某、天驕文韻軟件(天津)有限責任公司等立即停止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1000000元。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于2013年8月12日作出該案一審判決,認為王某以不正當手段獲取恒生公司的商業秘密,并提供給天驕文韻軟件(天津)有限責任公司使用,其行為已經侵犯了兩原告的商業秘密”,判決王某、天驕文韻軟件(天津)有限責任公司等立即停止侵權行為并賠償經濟損失(含合理費用)200000萬元。天驕文韻軟件(天津)有限責任公司不服該判決,向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該院于2013年11月29日作出(2013)浙杭知終字第95號民事判決,結果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span>
     
    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
     
    首先,關于恒生公司提起本案訴訟是否屬于重復訴訟的問題。競業限制約定是針對負有保密義務的勞動者在勞動關系結束后一定期限內不得到與原用人單位有競爭關系的其他單位任職,或者自己開業生產或者經營同類產品、從事同類業務的行為而言,限制的是負有保密義務的勞動者在離職后的工作領域范圍。認定勞動者是否構成違反競業限制約定的違約行為,僅需考察該勞動者離職后的工作單位以及工作性質與原用人單位的生產經營是否存在競爭關系,不以該勞動者是否侵害原用人單位的商業秘密為條件。而在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2011)杭西知初字第935號及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浙杭知終字第95號案中,恒生電子公司、恒生公司的訴訟請求所針對的是王某以不正當手段獲取恒生電子公司、恒生公司的商業秘密,并提供給天驕文韻軟件(天津)有限責任公司使用的侵權行為。兩案中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法律事實并不相同,并不存在請求權競合的問題。王某違反競業限制的約定,即應承擔違約責任。這與其是否另行存在侵害恒生電子公司及恒生公司的商業秘密的侵權行為無關。王某就此提出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 ?/span>
     
    其次,關于王某與恒生公司之間的競業限制約定的效力問題。法院認為,根據王某先后與恒生電子公司、恒生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保密協議以及離職承諾書,可以認定王某在恒生公司從事的是研發工作,系直接接觸公司商業秘密的人員。同時,在原審第一次庭審中,王某自認,其離職前為恒生公司的項目經理;二審中,王某自認其屬于恒生公司事業部下屬的單個項目部的小組負責人。因此,應當認定王某系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二十四條規定的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此外,王某與恒生公司簽訂的競業限制條款,系雙方自愿協商約定,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王某關于競業限制約定自始無效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 ?/span>
     
    再次,關于是否應當判決王某停止違反競業限制行為問題。根據王某與恒生公司簽訂的《保密及競業限制協議》以及王某于2011年6月15日離職時簽署的《離職員工承諾書》,王某的競業限制期限為自離職之日起兩年,即自2011年6月16日至2013年6月15日。雖然恒生公司提起案件訴訟時在該兩年競業限制期限內,但是至案件一審判決時,該競業限制期限已經屆滿,故原審法院再行判決王某停止違反競業限制行為不妥,本院予以糾正?! ?/span>
     
    綜上,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于2014年3月18日判決如下:
     
    一、維持杭州市濱江區人民法院(2012)杭濱民初字第14號民事判決第二項;
     
    二、撤銷杭州市濱江區人民法院(2012)杭濱民初字第14號民事判決第一、三項;
     
    三、駁回杭州恒生網絡技術服務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上一篇:明星隱私倒賣成產業鏈,大數據下的個人隱私該

    下一篇:墨跡天氣疑似上傳用戶隱私? 專家:背后風險不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