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淺析侵犯商業秘密罪的認定范圍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來源:互聯網

    摘要:我國刑法將情節嚴重的侵害商業秘密的行為上升為犯罪。在司法活動中,罪與非罪的界定,都從侵犯商業秘密罪的主觀、客觀及商業秘密的構成要件等方面加以認定。要從根本上解決刑事司法過程中認定難和操作難的問題,只有認真分析研究商業秘密的范圍,才能有效地維護市場公平競爭秩序和保護權利人的合法權益。

     
    北京神州明達
     
    一、技術信息
     
    技術秘密即狹義的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知悉、 能為企業帶來經濟利益、 具有實用性并經企業采取保密措施的非專利技術和技術信息。技術秘密在上世紀 60年代最早出現 于國際經濟貿易中。我國最早使用技術秘密是在對外經濟貿易領域。1985年 5月,國務院發布的《技術引進合同管理條例》 及其《實施細則》 規定了專有技術的引進。其中專有技術特指“未公開過、未取得工業產權法律保護的制造某種產品或者應用某項工藝以及產品設計、工藝流程、 配方、 質量控制和管理方面的技術知識”。值得一提的是,技術秘密和非專利技術兩者之間的關系。在工業發達國家的現行相關法律條文中,找不到與“非專利技術 ”對應的概念;我國的技術合同及其他法律中也并未對這一概念做出明確界定。在最初使用這一概念時,人們一般是將它與技術秘密等同起來認識的,以為兩者所指向的對象屬于同一事物。但實際上, 非專利技術和技術秘密不是同一個概念。非專利技術是指, 不涉及專利權的技術之總和,它包括被排除在專利保護范圍以外的技術、未申請專利而處于保密狀態的技術、專利保護期屆滿后進入公有領域的現有技術及已公開出版或在因特網上可查閱到的技術信息。技術秘密只是非專利技術中的一部分,范圍明顯窄于非專利技術。1999年 1月通過的《合同法》 中,以“技術秘密轉讓 ”取代了“非專利技術轉讓”。這一更改不僅反映了十幾年來我國技術市場逐步成熟,技術創新和技術推廣應用的水平大大提高,同時也說明我國對技術知識的保護范圍有了明確的界定。
     
    二、經營信息
     
    經營信息,是指技術信息以外的能夠為權利人帶來競爭優勢的各類信息。“管理訣竅、 客戶名單、 貨源情報、 產銷策略、招標投標中的標底及標書內容” 均屬于典型和常見的經營信息。除外,還包括與經營者的金融、投資、采購、銷售、 財務、分配有關的信息情報。如企業投資方向、投資計劃、產品成本和定價、進貨及銷售渠道等都屬于經營信息的范圍。經營信息和技術秘密作為商業秘密都是能夠產生經濟效益,帶來競爭優勢的經驗類信息。兩者的主要區別有兩點:首先,技術信息側重指工業中的技術知識和經驗;經營信息則是指企業、 事業在經營管理中的知識和經驗,除了工業、制造業外,還涉及商業、服務業、旅游業、 金融業等廣義的產業領域。 其次,技術秘密比起經營信息具有更明顯的財產價值。對技術秘密的認定相對來說比較容易,而經營信息在構成條件和范圍上存在較多不易確定的地方。司法實際中,行政執法機關和法院處理的案件大多數是技術秘密,經營信息案件所占比例很少,商業秘密保護范圍遠沒有達到理想的寬度。究其原因,是因為經營性秘密在構成條件的認定上難以把握,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這使得經營類信息想要按照當事人的主張形成商業秘密,而獲得法律的保護困難很大。
     
    三、完善我國商業秘密保護的刑事立法
     
    科技的迅猛發展,使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社會危害性日益明顯,而運用刑罰懲治和預防此類犯罪已成為國際社會的發展趨勢。但對刑法中的商業秘密模糊不清的問題應作出明確規定,以加強和完善我國商業秘密保護的現行刑事立法,便于具體的刑事司法操作。
     
    (一)進一步細化侵犯商業秘密罪名,并根據不同的主體、不同的行為相應規定具體的法定刑。侵犯商業秘密罪應當是一個類罪名,而不應當將不同主體、 不同客體及其行為規定在一個罪名之下,這不僅是立法技術上的科學要求,同時也是國際上的通行做法。對此,可以適當借鑒并結合我國的具體實際情況將該罪名進一步細化,以便對“竊取”、“暴力獲取”、 “非法泄露”、“非法使用”、“以其他不正當手段獲取”等犯罪行為分立罪名。這樣不僅符合罪責刑相適應原則,也更加有利于具體行為的認定和司法操作。另外,還可考慮是否有必要設立資格刑制度。因為資格刑是剝奪犯罪人享有或行使一定權利資格的一種刑罰。侵犯商業秘密罪屬貪利性犯罪,犯罪人往往較為熟悉各種生產、流通、 經營環節,精通某些專門領域的專門技術和信息,容易產生犯罪動機。因此,應有限度地規定旨在剝奪其在一定經濟領域從事某種經濟活動權利的資格刑,以利于更好地懲罰、威懾那些利用自己有一技之長實施犯罪的犯罪人,最終起到更好的預防犯罪的懲戒效果。
     
    (二)在法定危害結果方面對故意和過失兩種主觀形態加以區分,同時規定造成“重大損失 ” 及“特別嚴重后果 ” 的具體標準。商業秘密作為一種智力成果,收益的多少不僅與 其自身特性有關,還主要取決于該商業秘密的市場份額。因此,應綜合認定“重大損失” 及“特別嚴重后果”,包括權利人人身精神權益的損失,而不是僅限于直接損失數額的大小, 應借鑒其他國家和地區科學合理的做法并結合司法實踐經驗,可以依據下列幾項方法確定損失:1、以侵權給權利人造成的損失來確定。權利人的損失通常包括經濟利益及潛在利益。如研制開發成本、 利用周期長度、預期若干年內的收益、市場的供求狀況、為防止其喪失和制止侵權而發生的合理費用等;2、以侵權人因侵權行為獲得的利益作為損失。一般適用于侵權人未向第三人或社會公開披露、轉讓為前提。 當侵權人對權利人的損失額存在異議時,可以通過財務查詢、發票及納稅情形查核從而確定其獲利狀況,凡不能說明 與商業秘密侵權無關的收入,均應視為其獲得的侵權利益;3、以合理的商業秘密許可使用費作為損失。另外,對非物質性的損失,如名譽、 信譽的損害或喪失,計算起來十分困難,可以根據侵權人主觀過錯程度、 行為惡劣程度、 損害后果及當地經濟與文化水平等因素斟酌確定。
     
    以上規定可以成為認定權利人是否采取保密措施的參考,但不宜直接作為認定侵犯商業秘密罪所要求的標準。每個企業都有自己不同的特點,不可能要求各企業所采取的保護措施都一樣,只要在普通人看來,企業所采取的措施是為了防止第三人得知,且該措施對已掌握了商業秘密的人有一定約束性,即認為該信息具有保密性。因此,應從司法解釋的角度確立一個切實可行的最低標準,達不到該標準要求的商業秘密不予保護。根據司法實踐,權利人只要采取了下列措施之一,即認為采取了保密措施:1 、是否建立了保密規章制度;2、是否與相對人或職工簽訂了保密協議 ;3 、涉及商業秘密的特殊領域是否采取了適當的管理或警戒措施;4 、其他為防止泄密而采取的具有針對性及合理性的保密措施。
     
    (三)在舉證責任、臨時措施、保密責任等方面,進一步完善有利于商業秘密保護的相關訴訟程序規定。在侵犯商業秘密罪的審理過程中,庭前查閱證據及庭審時的全面質證將會使被告更全面地掌握原告的商業秘密,原告的商業秘密將再度遭到難以預測的侵犯。因此,有必要在刑事訴訟法中確立證據轉移制度。如說明權利人的信息已公開或已為不特定多數人所知悉,如被告不能對此充分舉證,則可推定權利人所持信息不為公眾所知悉,在無相反證明時,應推定該信息有秘密性。被告方或辯護方則負有義務說明其獲得與權利人相同或相似的商業秘密的正當性及合法性。如獨自開發取得,通過反向工程取得或者依法受讓取得等等。否則應推定被告方獲取商業秘密為非法,從而認定其具有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實際上是控訴方證明被告方侵權的前提事實后,推定被告方的侵權行為成立,然后要被告方或辯護方 舉出反證,如不能舉出足夠的反證,法院即對其侵權行為予以認定。從證據意義上說,就是將舉證責任轉移給了被告方或辯護方。
     

    上一篇:夫妻網上販賣個人信息倆月賺5萬,個人信息犯罪

    下一篇:大數據時代下的個人隱私保護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