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投標書也屬于商業秘密?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來源:互聯網

    本案要點:
     
    1. 投標書是否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所保護的商業秘密?
     
    2. 作為本公司員工同時又作為第三方公司股東,在知曉本公司投標書內容的情況下,第三方公司與本公司同時參與投標并中標時,本公司如何維權?
     
    北京神州明達
     
    一、爭議發生
     
    克拉瑪依金駝運輸服務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月2日,譚某于2014年1月15日起任金駝公司執行董事兼經理、法定代表人,陳某任車輛調度員。2014年11月26日,譚某、陳某共同發起成立克拉瑪依市凱隆油田技術服務有限公司,注冊資金500萬元,陳某擔任監事,凱隆公司經營范圍與金駝公司相同。2015年10月金駝公司經理安排譚某、陳某辦理金駝公司在招標方新疆石油工程建設監理有限公司越野車服務合同的投標工作,三人在投標前商定標底下浮8%的幅度。與此同時,凱隆公司亦派法定代表人廖某參加了此次招投標,且以標底下浮10%的優勢取得評標審查第一名。2016年1月1日,凱隆公司與招標單位簽訂《值班車服務合同》,中標工作量為第一標段;而金駝公司中標工作量為第三標段。服務合同簽訂后,金駝公司認為凱隆公司能夠中標第一名的原因在于譚某、陳某將其投標書內容泄露給了凱隆公司,因此以凱隆公司、譚某、陳某侵犯商業秘密為由,向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克拉瑪依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二、高院判決不屬于商業秘密
     
    一審法院審理后,判決凱隆公司、譚某、陳某連帶賠償因其商業秘密侵權行為給金駝公司造成的經濟損失。然凱隆公司、譚某不服一審判決,遂向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新疆高院審理后認為凱隆公司、譚某不構成商業秘密侵權,駁回了金駝公司全部訴訟請求,新疆高院裁判依據為:
     
    1. 金駝公司提供的證據僅能證明譚某、陳某知曉金駝公司的標底降幅比例,不能證明其參與了金駝公司的全部投標文件制作工作、知曉投標書的全部內容。因此金駝公司提出的譚某、陳某知曉其投標書全部內容并侵犯其商業秘密的主張不能成立。
     
    2. 根據新疆石油招標文件所列評分標準,投標人的商務報價僅占總評審分值的30%,由此可確定商務報價分數高低,非決定投標單位能否中標的決定性因素,因此即便譚某、陳某知曉金駝公司的標底降幅比例,但因標底降幅在最終的評審結果中不一定會為投標單位帶來競爭優勢,并取得相關經濟利益。因此投標書標價降幅比例不構成《反不正當競爭法》所保護商業秘密。
     
    3. 譚某受雇于金駝公司期間,雖同時是凱隆公司的股東,但金駝公司無證據證明是譚某將金駝公司的報價下浮8%的幅度泄露給了凱隆公司,亦無證據證明是譚某的上述行為使凱隆公司中標第一名,故即使譚某與凱隆公司之間存在密切的關系,仍不足以認定與金駝公司中標第三的結果存在必然聯系,并由此給金駝公司造成了經濟損失。
     
    神州明達
     
    三、律師意見
     
    1. 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10條的規定,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并經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因此相關權利人主張的商業秘密只有同時滿足“秘密性、保密性和實用性”三項要件之后,才能獲得保護。而在本案中,權利人金駝公司的投標文件及標底降幅符合上述商業秘密“三性”的要求。
     
    (1)金駝公司向招標方新疆石油提交的投標書系其自行制作,在開標之前已經采取密封措施,因此無論是標書的全部內容還是標書的標底降幅部分,在開標之前都是不為公眾和其他投標單位所知曉,因而具有秘密性。
     
    (2)為防止投標書內容泄露、喪失競爭優勢,金駝公司在標書制作完成后,即行進行了密封。因此除了參與標書制作活動的人員知曉標書內容外,金駝公司對標書進行封存的行為屬于采取的保密措施,因而具有保密性。
     
    (3)根據新疆石油招標文件中評標辦法的內容,商務報價占總評分值的30%,并且每下浮1%,加2分。由此可見在百分制的評分中,標底降幅的作用是顯而易見的。因此,在標書開封之前,金駝公司的標底降幅能夠使其保有一定的競爭優勢,一旦中標將給金駝公司帶來經濟利益。因此,盡管能否最終中標取決于競標者的技術部分及商務部分的綜合得分,但是不能據此否認標底降幅在競標能力中的貢獻。因此本案中,金駝公司的標底降幅信息屬于商業秘密并且具有實用性和商業價值性。
     
    2. 新疆高院要求金駝公司提供證據證明是譚某將金駝公司的報價下浮8%的幅度泄露給了凱隆公司以及譚某的此項泄密行為使凱隆公司中標第一名,明顯不當。
     
    (1)《公司法》第37條規定“股東會決定公司的經營方針和投資計劃”,根據此條規定,因投標活動屬于公司的投資計劃的范疇之內,所以應當由股東會進行表決。而在本案中,譚某作為凱隆公司持股30%的發起股東沒有理由不知道凱隆公司欲以10%的標底降幅參與投標。而根據《民事訴訟證據若干規定》舉證責任分配規則,在金駝公司已經舉證證明譚某知曉其投標書標底降幅為8%的情況下,譚某應當對其明知金駝公司與凱隆公司在涉案招標活動存在競爭關系但未向金駝公司如實說明或申請回避,而依然作為金駝公司投標事宜的經辦人員直接參與投標的過錯行為負責。
     
    (2)根據新疆石油招標文件中評標辦法的內容,標底降幅每下浮1%,則投標方可加2分。在本案中,凱隆公司以10%的標底降幅申請參與競標并最終以86.43的總分獲得評標第一名,而金駝公司以8%的標底降幅參與競標,但卻以82分獲得評標第三名,由此可表明凱隆公司對金駝公司的得分領先優勢幾乎是在標底降幅上產生的4分差距。因此根據此事實以及在金駝公司舉報譚某的侵權行為后,譚某立即轉讓凱隆公司股權的行為,能夠確認凱隆公司確定10%的標底降幅是基于譚某將金駝公司8%的標價降幅泄露的基礎上。
     
    四、再審最高人民法院判決
     
    最高院最終撤銷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17)新民終第53號判決,并改判譚某、凱隆公司侵犯金駝公司商業秘密構成不正當競爭的事實成立,譚某、凱隆公司應當連帶賠償金駝公司的全部經濟損失。
     

    上一篇:電子商務環境下商業秘密保護的新特點

    下一篇:村務公開與個人信息保護的界限在哪里?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