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20年度國內竊密泄密事件大盤點:加強保密教育迫在眉睫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新形勢下的保密工作直接關系國家安全、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同樣,對于企業而言,做好保密工作也對各企業的發展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接下來,我們先一起了解下“2020年度媒體公布的諸多竊密泄密事件”的六大特點,總結經驗。

    1、遠程辦公泄密高發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拉動了遠程辦公需求。雖然在應用場景多元化方面,遠程辦公有無法比擬的優勢,但其信息安全隱患也不容小覷。特別是一些機關單位工作人員,在討論工作時不加注意,把涉密敏感信息一并“上云”,造成了工作秘密、國家秘密的泄露。

    比如,廣西南丹縣疾控中心熊某、工作人員區某泄露疫情防控工作材料問題。1月26日,熊某在未經審批的情況下,擅自將該縣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材料通過QQ發送到本單位工作群。區某發現這一信息后,隨即將原文轉發到其個人微信群,并被其他群內成員轉發擴散,造成一定社會影響。無獨有偶。2月1日,內蒙古烏海市一名街道工作人員在開車巡查過程中,收到微信文件 “關于做好與某人密接人員排查的函”后,想把此函通過微信轉發給街道主要負責人,但因當時正在開車,點擊錯誤,把文件發到了朋友群中,雖然發現后立即撤回,但仍給工作造成了被動。據統計,湖南、陜西、寧夏等多地都曝出類似事件。事后,當事人雖然被嚴肅追責,但其泄密行為引發的不良影響難以挽回。

    2、間諜活動仍然猖獗

    去年,國家安全機關曾組織實施“迅雷—2020”專項行動,破獲了數百起間諜竊密案件。隨著我國綜合國力不斷提升,境外間諜情報機關對我國的情報滲透活動也更加活躍。他們以我國黨政機關、軍工企業和科研院所等單位的核心涉密人員為目標,千方百計進行拉攏策反,開展竊密破壞活動。

    其中,張建革案十分具有典型性。某軍工研究所工作人員張建革,在赴國外訪學的過程中遭到間諜策反。該間諜多次為其解決生活問題,不僅用豪華轎車帶他外出旅游,去高檔餐廳用餐,為他提供高薪兼職工作,還允諾要為其女兒赴國外留學和取得居住權提供幫助。得知對方間諜身份后,張建革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仍然選擇賣密,在回國后立即開始搜集軍工情報,導致我國多種還沒有投入現役、沒有列裝的武器裝備,就這樣被泄露出去。最終,張建革因犯間諜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

    3、涉密人員叛逃首度披露

    去年,我國國家安全機關首次公布了多起涉密人員叛逃案件。王丕宏曾任我國某航空研究所副總設計師,其妻趙汝芹同樣曾是該研究所的技術人員,兩人均掌握國家秘密。從1999年起,王丕宏和趙汝芹就開始預謀移民某西方國家,他們向單位隱瞞情況,偽造材料,私自申領因私護照,并通過移民中介公司辦理了手續。2002年春節期間,兩人利用探親的機會,攜子秘密前往該西方國家,并取得該國國籍。

    王丕宏夫婦消失后,國家安全機關迅速將他們納入工作視線,偵查發現,王丕宏到達國外后,一直在該國從事航空領域相關工作。由于掌握我國大量科研機密,又在國外從事相同領域工作,王丕宏夫婦的叛逃,對我國軍事安全、科技安全造成重大威脅。2017年,二人用外籍身份入境,被國家安全機關拿獲。河南省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叛逃罪判處王丕宏有期徒刑三年,趙汝芹有期徒刑兩年。王丕宏夫婦到案后不久,曾任我國某國防軍工研究院技術人員的苗敬國也因叛逃罪被國家安全機關抓獲。作為重點涉密人員,他于2003年擅自攜妻兒離境赴某西方國家滯留不歸,并于2007年加入該國國籍。苗敬國因叛逃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

    4、學者”淪為竊密中間人

    在上述“迅雷—2020”專項行動中,有關部門還抓獲了一批臺灣間諜,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比如蔡金樹案。某天,一名自稱郭佳瑛的臺方間諜與早年在大陸求學、自20世紀90年代開始從事兩岸交流活動的臺灣學者蔡金樹取得聯系,獲得對方信任后,郭佳瑛利用蔡金樹的人脈成立協會和電子媒體,以聊天、約稿等方式試圖向大陸人員套取情報。據統計,此案涉及大陸涉臺工作部門人員、重要智庫專家、知名媒體記者等50多人。2020年7月,蔡金樹因間諜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施正屏原為臺灣師范大學教授,后在臺灣“國安局”間諜周德益的勸服下成為其搜集情報的工具。在搜集情報的過程中,周德益根據情報的重要性給施正屏付費,從幾萬到十幾萬不等。在利益的誘惑下,施正屏在2005年到2018年之間以臺灣學者身份到大陸搜集情報,內容涉及政治、經濟、兩岸關系、政策法規等多個領域,通過公開套取、打探刺探、金錢收買、物質利誘等手段獲取“一帶一路”、亞太戰略等方面數據和內容,對我國國家安全和利益造成損害。

    5、竊密目標轉向公眾

    境外情報機構還利用各種手段試圖通過社會公眾竊取我國家秘密。2020年4月,剛剛來到大連務工的趙某在網上查找招聘信息時,與一名自稱姓葉的女子取得聯系。對方說自己是搞城市規劃設計的,急需招聘兼職人員來幫她拍攝一些城市風景照,并給出了日薪200元人民幣的工資待遇。

    工作第一天,在葉某的遙控指揮下,趙某先后來到大連的港口、造船廠周邊拍攝照片,并記錄下沿途的地理環境,通過手機發送給葉某。隨著時間的推移,葉某布置的任務不斷加碼。為了方便拍攝港口中停泊軍艦進行維護的照片,葉某甚至要求趙某到造船廠周邊的高層公寓租住,還稱如果趙某找機會進入造船廠工作,每月將獲得更多的報酬。4月中旬,趙某無意間看到電視臺播放的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節目后,突然對葉某的身份產生了懷疑。經過一番思想斗爭,趙某在家人陪同下主動向國家安全機關自首。鑒于趙某主動投案。且尚未對我國國家安全造成實質危害,國家安全機關依法免于追究其刑事責任。

    對此,有關部門表示,針對受欺騙、受脅迫從事間諜活動且能主動徹底交代問題、認罪悔罪的中國公民,國家安全機關將堅持教育為主、懲治為輔,進一步凝聚全社會維護國家安全的強大合力。

    6、情報攻防成輿論焦點

    近年來,國內外媒體有關間諜情報活動的報道越來越多。特別是香港國安法推出后,一些西方人士和媒體加大力度炒作“干涉滲透影響”和“間諜威脅”,其言論和報道或明或暗指向中國、俄羅斯、伊朗等國。特別是 “五眼聯盟”成員之一澳大利亞,更是把自己包裝成國際間諜情報活動的“受害者”。    

    但據媒體披露,近年來澳大利亞從未停止過對別國的間諜情報攻勢,我國曾多次破獲澳情報人員間諜活動。澳方渲染“中國間諜威脅”的言行,更是賊喊捉賊。

    據悉,2018年我國執法部門對一起間諜案件進行偵查時,在境內發現并現場抓獲澳情報安全部門間諜,當場起獲用于間諜活動的器材、經費以及剛剛搜集的情報資料。而除在中國境內實施間諜情報活動外,澳情報安全部門在其本土和第三國也針對華人展開策反活動。有關部門曾破獲案件,澳情報安全部門將一名華人策反后,安排其到位于堪培拉附近的斯旺島秘密基地進行專業的間諜培訓,之后又將他派遣回中國大陸搜集情報。澳情報安全部門甚至在駐華大使館設立了北京情報站,負責管理在華情報活動, 兼管澳在日本、韓國、蒙古國等地的情報活動。

    消息指出,澳情報安全部門對中國大肆開展技術竊密活動由來已久。20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駐澳大使館在修建過程中,澳情報安全部門就暗動手腳,在建筑內部安裝了大量竊聽器材,包括當時最先進的拾震式竊聽器和高頻、低頻電磁感應式竊聽裝置,幾乎覆蓋了每層樓板,甚至連使館儲藏室也未能幸免,以至于中國政府只能在澳重建大使館。

    近年澳情報安全部門對中國駐澳機構和人員的監控力度越來越大,并且大規模約談、騷擾在澳華人,要求提供華人社區和中國使領館的情報,甚至將有些人發展成情報線人。據有關部門掌握,在澳華人學者馮崇義就是澳情報安全部門發展利用的線人。馮崇義就職于悉尼科技大學,常年在境外反華媒體上充當“中國問題專家”對我國進行污蔑攻擊,2017年,外媒還曾炒作馮崇義回國返澳時被“扣押”的消息。

    總而言之,隨著我國加速崛起,國內外信息安全保密形勢不容樂觀。提高信息泄密防范能力,加強全民保密法治教育迫在眉睫。神州明達從事軍警信息安全領域14年,擁有大量國家級大型會議室、辦公室、涉密車輛等特殊保密場所的信息安全保障經驗,對反竊聽竊視排查有著豐富的經驗。主要為用戶提供:政企反竊聽竊密檢測,賓館酒店反偷拍檢測,車輛防定位檢測,個人家庭隱私檢測,防錄音產品錄音干擾器。

     

     

    上一篇:隱私安全 | 監控變直播,你家的智能攝像頭還安全嗎?

    下一篇:偷拍泛濫成災,如何反偷拍我們都應該防范起來!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