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二戰時候,在沒有無線網絡的情況下,竊聽器有多先進?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竊聽器是特工在情報搜集時重要的特種裝置,在很多影視劇里,二戰時候的竊聽器,即使是在沒有無線網絡的情況下,都很先進。那么當時的竊聽器到底有多先進?  

    有這樣的認識,基本上就是受到了影視劇的誤導。竊聽器這種東西,一點都不神奇,二戰時那種有線竊聽器,現在只要把技術原理講一遍,幾歲孩子都可以做出來——買個最便宜的座機電話,插好自己家電話線,把話筒拆下來,把拾音器后面的線接長,可以裝到你前后左右任何地方,再用手機撥通你家電話,把座機保持接通狀態,你就拿著手機聽吧,只要有人在話筒邊講話,你就能夠聽的到。

    還要再專業一點,就自己買個播放器,接個麥克風出去當竊聽器,那就用不著電信幫你轉,這差不多就是二戰時的專業竊聽器了,只不過效果遠比二戰時的竊聽器還要好,二戰期間無論那方的竊聽器,接線超過百米,那聲音真的就沒法聽了,所以特工們總是要盡量找一間離目標最近的房間,來安裝竊聽接收設備,如果是重要的情報,還會接上一臺鋼絲錄音機將竊聽到的對話錄下來。   
    現在好了,要是沒有法律保護,隨便找個音響發燒友,用現成的民用器材,花不了多少錢,都能接出通過半個城市的麥克風,聲音質量還不會差到那里去,這就是科技進步的厲害之處。
    這些還只是說非要高仿抗戰時期竊聽器的路數,要是可以用任何可以使用的手段,那現在的從民用針孔攝像頭,到超距拾音器,無線、遙控、智能,加無人機一起用還帶會飛,平凡如你我,都能吊打二戰時的特工高手。 

      

    以前老式竊聽器,二戰時用的沒機會接觸過。冷戰時期的,上世紀七十年代、八十年代最初的無線紐扣麥克風是見過的,老式電子手表里紐扣電池那么大,以前人談話都喜歡在一個桌邊坐著,一邊喝茶一邊說話,桌上還喜歡放點裝飾,臺燈啊、小雕像啊、插著塑料花的花瓶之類,竊聽器就是放在這些東西里面,然而到八十年代,真正兩個特工這么坐著談話,交換情報,他們都懶得檢查一下邊上的飾品,只需一邊小聲講話,一邊不停用勺子攪拌自己杯子里的咖啡,或者不停的用指甲彈茶杯就行,這種人為制造的雜音就足夠干擾竊聽器材的拾音效果,讓竊聽者抓耳撓腮干著急上火,什么都聽不清,這已經是比抗戰時竊聽器材先進近半個世紀的器材了。    

    從這點來說,倒是最初的無線竊聽器材,還不及二戰時有線器材呢,不過現在又差不多半個世紀過去了,而這近半個世紀,恰恰是電子信息革命大爆發的半個世紀,其成果就是現在只要還能買點錢的元器件,隨便組裝,都能裝出遠超抗日時期的竊聽器材,不過非要抬杠說只許裝必須用無線網絡功能的,還非要穿越到沒WIFI的二戰時期用,那到真沒那時特工們的器材好用。
    所以,二戰時期哪里有什么先進的竊聽器。
    所謂的竊聽器其實只有兩種:第一種是有線竊聽器。這玩意其實就是一個簡單的有線錄音設備,只是將喇叭做的很小。在電影《風聲》中,裘莊其實是日偽特務機構用于監視嫌疑人的地方。所以,五個嫌疑人居住的房間,到處都是這種早就安裝好的有線竊聽器。由于它們是有線竊聽器而且體積比較大,真正的特工老槍和老鬼,都不費吹灰之力的發現了。他們為了躲開竊聽器說話,老槍和老鬼上演了一出醉酒色狼進屋試圖非禮美女的好戲。期間,兩人配合將三個有線竊聽器,全部貼上膠布,使得竊聽器失靈。由于當時技術落后,竊聽人員只是認為是信號不好。兩人在幾秒內交談完以后,再將膠布拆掉,神不知鬼不覺。這種就是二戰時最常用的竊聽器,不過特工顯然沒法隨身帶著,總不能拖著一根線。    

    第二種是無線電竊聽器。這種主要就是竊聽無線電報的設備,其實就是一臺無線電接收機。然而搞笑的是,其實竊聽無線電報是很容易的,甚至都談不上“竊”,無線通訊在整個空間都是開放的,只要你找到頻率,就可以接收。但這又有什么用?各國的無線電報一定都是要加密,想要解密是千難萬難的,單純竊聽或者更確切說是收聽,根本就是毫無意義。    

    那么可以隨身攜帶的無線竊聽器呢?對不起,這個時候還沒發明。 當時,即便是裝備最先進的美軍,用于戰地通訊的無線電步話機,童話距離僅有1公里,可你知道就這種步話機體積有多大嗎?就跟十四英寸電視機差不多。二戰時的竊聽器根本沒有電子化,那年代連個發光二極管都已經算是高科技了,非要竊聽,則必須在房間里預先埋設有線竊聽器,其原理類似電話。二戰結束以后,盟軍在關押德國原子科學家海森堡等人的時候,就在牢房里事先布置了相當密集的暗藏式竊聽器,以監聽他們的談話,從他們的交談內容中獲得情報。    

    顯然,這種諜報監聽系統是不可能用在四處“暗戰”的特工身上的,實際上一直到冷戰末期甚至現代,人們依然在使用這種方法進行監聽。有線監聽最大的問題是布設太麻煩,工程量又大,所以只能用于固定的,預設好的監聽場所還有一種類似的方法,是在電話機上做手腳,將關鍵電話線分一條出去,這樣便可以直接監聽對方的電話通話。但這招其實更難,因為特工幾乎沒辦法去秘密進行搭線。  

    在聲音竊聽之外,更多的是使用“礦石收音機”對無線電信息的監控,這種技術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就已經出現了。采用礦石晶體為核心的原始收音機,不需要電源即可工作,相當的隱蔽.那時候的無線電沒有現代的加密措施,所以只要接收到無線電信號,剩下的就只有密碼破譯。

    二戰時像德軍潛艇通訊、山本五十六在太平洋戰場上的通訊,都曾經被盟軍接收到,泄露了無數的戰場信息,但它們并不需要通過特工來竊取.二戰時最著名的,也最先進的竊聽案當屬蘇聯對美國竊聽的“金唇”(The thing),1943年時,蘇聯開發出了一種名為“金唇”的高靈敏震膜竊聽器。它不需要電,只要能震動就行。它將收集整個房間的震動,而蘇聯特工會在附近用一個專屬的接收器進行照射收音。    

    上一篇:日本女星家中被人裝竊聽器,看完雞皮疙瘩掉一地…

    下一篇:抵押車的盾和矛---GPS定位器!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