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淺析我國企業商業秘密保護的救濟制度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來源:互聯網

    我國對于商業秘密的法律規定主要分布于《反不正當競爭法》、《勞動合同法》、《刑法》以及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的規定等文件中。因此,在我國,企業如發現侵犯商業秘密的情形,可以采取三種途徑進行救濟——民事救濟、行政救濟、刑事救濟。
     
    北京神州明達
     
    民事救濟
     
    在采用民事途徑進行救濟時,有可能發生違約責任與侵權責任的競合,此時需根據合同條款的內容、取證的難易程度等綜合考慮,擇一進行訴訟。如員工離職后違反了保密合同的約定,侵犯原所在單位的商業秘密,該單位可依據保密合同提起保密合同糾紛訴訟,也可以提起侵犯商業秘密的侵權之訴。再如用工單位與勞動者之間因競業限制協議引發糾紛,當事人可以選擇違約之訴,也可視情況以侵犯商業秘密為由主張權利;此種情況下當事人如選擇違約之訴,則屬于勞動爭議范疇,應當按照勞動爭議案件的處理程序,由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先行仲裁。本文著重講商業秘密侵權糾紛的民事救濟制度。
     
    (一)侵犯商業秘密行為的種類
     
    《反不正當競爭法》列舉的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有:
     
    1、以盜竊、利誘、脅迫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獲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
     
    2、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以前項手段獲取的權利人的商業秘密;
     
    3、違反約定或者違反權利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允許他人使用其掌握的商業秘密;第三人明知或應知前款所列違法行為,獲取、使用或披露他人的商業秘密,視為侵犯商業秘密。
     
    (二)商業秘密侵權糾紛的管轄制度
     
    商業秘密侵權糾紛,可按實際情況選擇被告所在地或侵權行為地的人民法院起訴。侵權行為地包括侵權行為實施地和侵權結果發生地。在級別管轄上,除應當由高級人民法院管轄和經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具有一般知識產權民事案件管轄權的基層人民法院管轄的以外,均由中級人民法院管轄。
     
    神州明達
     
    (三)商業秘密侵權糾紛的舉證要點
     
    1、確定秘密點
     
    首先,原告應當舉證證明其主張的信息符合商業秘密的構成要件,即秘密性、價值性、保密性(具體見《我國企業商業秘密的保護(一)——商業秘密概念及構成要件》)。如果構成商業秘密,還應明確指出商業秘密的“秘密點”,即區別于公知信息的具體的信息內容,而不能籠統地說某項技術或某份資料是商業秘密,也不能說某項產品是商業秘密,產品僅是商業秘密的載體,其本身并非商業秘密。
     
    商業秘密的秘密點可能是完整信息中的某一項或某幾項局部信息,如某一機器零部件的加工工藝;也可能是某些已知信息的組合。在申請再審人高辛茂與被申請人北京一得閣墨業有限責任公司、原審被告北京傳人文化藝術有限公司侵犯商業秘密糾紛案(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監字第414號駁回再審申請裁定書)中,申請再審人高辛茂認為一得閣的墨汁配方的組成部分已經被公開,向法庭提交了有關證據,描述了墨汁制造的有關配方以及某項組分字每一種配方中可能起到的作用。最高人民法院審查認為,“不能因為配方的有關組成部分被公開就認為對這些組分的獨特組合信息亦為公眾所知。相反,正是由于各個組分配比的獨特排列組合,才對最終產品的品質效果產生了特殊的效果。這種能夠帶來競爭優勢的特殊組合是一種整體信息,不能將各個部分與整體割裂開來”。能否證明商業秘密的秘密點是決定原告能否勝訴的關鍵。如果不能證明,則可考慮“合同之訴”等其他案由。
     
    2、證明侵權行為的證據
     
    在民事訴訟中,原告要證明被告獲取、使用、披露的信息是通過不正當手段來源于原告的商業秘密,通常采用“接觸+相似-合法來源”的證明原則。
     
    (1)證明被告曾經接觸過原告的商業秘密。如,被告曾是原告單位的員工,有條件或者有機會接觸原告的商業秘密;被告曾是原告商業秘密的開發者等。
     
    (2)證明被告擁有的商業信息與原告的商業秘密具有同一性。涉及專業知識的,可委托鑒定機構鑒定解決。
     
    (3)排除合法來源。合法來源舉證責任在被告,如被告能舉證證明下列情形,則不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獨立研發或與他人合作研究開發;反向工程,即通過技術手段對從公開渠道取得的產品進行拆卸、測繪、分析等而獲得該產品的有關技術信息;從第三方合法取得并支付了合理對價,且從未收到原告關于不能使用該信息的通知;
     
    (4)被告使用的信息來源于公開信息。
     
    申請再審人高辛茂與被申請人北京一得閣墨業有限責任公司、原審被告北京傳人文化藝術有限公司侵犯商業秘密糾紛案(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監字第414號駁回再審申請裁定書)中,高辛茂曾在1987年-1985年期間,擔任一得閣公司的副廠長、副經理等職務,負責全廠的技術開發、產品升級換代、技術改造、技術攻關及日常技術管理方面的組織領導工作。傳人公司成立于2002年1月9日,高辛茂是最大的股東,其妻是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傳人公司在成立后短短時間內,憑借幾個沒有相關技術背景的個人,就很快生產出品質、效果指標與一得閣墨汁相同或近似的產品,并在北京、深圳等地銷售。高辛茂、傳人公司均未證明墨汁產品是其獨立開發。一審庭審中,傳人公司的股東曾陳述,其問過高辛茂關于墨汁的材料、配方等問題。綜合以上事實,最高人民法院認為,高辛茂基于其工作職責完全具備掌握一得閣公司商業秘密的可能和條件,他為傳人公司生產出與該商業秘密信息相關的墨汁產品,且無法舉證證明是獨立研發。根據案件具體情況及日常生活經驗,可以推定高辛茂非法披露了其掌握的商業秘密。
     
    3、確定損害賠償
     
    商業秘密的權利人受到不正當競爭行為損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損害賠償額是被侵害的商業秘密權利人因侵權造成的損失;損失難以計算的,損害賠償額為侵權人在侵權期間因侵權獲得的利潤;此外,被侵害的經營者還可要求侵權人承擔其因調查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費用。
     
    損害賠償額可以參照確定侵犯專利權的損害賠償額的方法進行計算:權利人因侵權受到的損失可以根據權利人的產品因侵權所造成的的銷售量減少的總數乘以每件產品的合理利潤所得之積計算。權利人銷售量減少的總數難以確定的,侵權產品在市場上銷售的總數乘以每件產品的合理利潤所得之積可以視為權利人因侵權受到的損失。
     
    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可以根據該侵權產品在市場上銷售的總數乘以每件侵權產品的合理利潤之積計算。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一般按照侵權人的營業利潤計算。對于完全以侵權為業的侵權人,可以按照銷售利潤計算。
     
    因侵權行為導致商業秘密已為公眾所知悉的,應當根據該項商業秘密的商業價值確定損害賠償額。商業秘密的商業價值,根據其研究開發成本、實施該項商業秘密的收益、可得利益、可保持競爭優勢的時間等因素確定。 
     
    神州明達
     
    行政救濟
     
    根據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關于禁止侵犯商業秘密行為的若干規定》,商業秘密的權利人認為其商業秘密受到侵害的,可以向侵權行為地縣級以上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門進行投訴,申請查處侵權行為。
     
    權利人能證明被申請人所使用的信息與自己的商業秘密具有一致性或相同性,同時能證明被申請人有獲取商業秘密的條件,而被申請人不能提供或者拒不提供其所使用的信息是合法獲得或者使用的證據的,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可以根據有關證據,認定被申請人有侵權行為,同時可以作出行政檢查、行政處罰、采取行政強制措施和對賠償數額進行調解等行政執法行為。
     
    刑事救濟
     
    根據我國《刑法》二百一十九條的規定,給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的侵犯商業秘密行為,權利人可以考慮采取刑事救濟的途徑保護商業秘密。采取刑事救濟的途徑包括公訴和自訴,權利人可以向公安機關報案,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自訴。
     
    所謂重大損失,權利人在立案時,應當提供至少能證明下列情形之一的證據:
     
    (1)給商業秘密權利人造成損失在五十萬元以上;
     
    (2)因侵犯商業秘密違法所得在五十萬元以上;
     
    (3)致使商業秘密權利人破產的;
     
    (4)其他給商業秘密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的情形。
     

    上一篇:你對我的隱私做了什么?

    下一篇:個人隱私難設防:APP獲取個人信息手段多樣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