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偷拍泛濫成災,我們如何自保?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竊聽偷拍,從以前的一種零星個別行為,已經慢慢發展成了一種黑色產業鏈,到今天卻已然泛濫成災,隔三差五就會有偷拍案件上熱搜。

    就在6月15日,黃先生和女朋友入住鄭州市玉泰酒店,發現五孔插座上居然有一個小小的攝像頭,立即報警。

    警察抵達現場后,當即抽檢其他4個房間,竟然也發現了針孔攝像頭。而酒店相關負責人卻告訴記者,這不怪他們,因為鄭州酒店80%里都有攝像頭。 

    這位酒店負責人為了推脫自己的責任,說80%這個數據可能有所夸大,但是就當前的中國酒店,竊聽攝像頭泛濫成災已是不爭的事實,甚至已經引起了廣大消費者的恐慌。 

    而且在熱搜榜上,我們甚至看到了很多諸如“如何查找針孔攝像頭”“哪種物品上容易被安裝針孔”等反竊聽偷拍指南,這些內容會引起如此之大的關注度,就足以反映出很多的問題。 

    被偷拍的私密視頻,一旦被傳播出去,有極大可能性會對當事人造成重大的傷害,有一個女孩就因為和男友的親密視頻被大范圍曝光而痛不欲生,最后自殺身亡。

    但與此同時,偷拍者卻能因偷拍視頻而獲得大量的報酬,在某違法網站上,“優質”視頻每分鐘往往能賣到500—1000元,而購買一個攝像頭的成本,不過區區幾百元就可以達成。

    如此既能滿足自己的偷窺欲,又能賺錢,這種好事誰不愿意做。

    但是世界上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輕松又賺錢的工作全都寫在刑法里。那么偷拍這么輕松又賺錢,會有什么處罰呢?

    由于偷拍屬于新興事物,并沒有相應的法律進行規范,所以目前適用的中國法律只有兩條。

    第一個是《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二條:

    “偷窺、偷拍、竊聽、散布他人隱私的”,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的,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

    第二個是刑法規定:

    非法生產、銷售、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在實際法律操作中,這一條一般都以情節嚴重或造成嚴重后果為定罪條件。 

    但是在司法實踐中,對于偶爾發現的偷拍,在沒有造成被害人自殺等嚴重后果的情況下,往往視為情節輕微,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甚至有時候,警方也就只是要求偷拍者一刪了事。

    前幾天,鬧的沸沸揚揚的優衣庫偷拍案,警方費勁力氣,順藤摸瓜,終于找到了安置攝像頭的犯罪嫌疑人,但是就算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法》進行頂格處罰,也就僅僅拘留10天。。。 

    而且就算是在大街上光明正大的拍女性裙底,也僅僅只是拘留7天的處罰而已。 

    那還有沒有更加過分的?還真有!常州姑娘小李,被房東偷拍了近半年,報警后,房東僅僅被拘留5天就算完事。。。。 

    偷拍本來就超級隱蔽,極其難被發現,而且如果碰巧被發現了,案發的后果,也僅僅是拘留幾天的話。。。。這成本低得可以??!馬克思曾經說過:資本家有了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就會鋌而走險,有了百分之百的利潤就敢踐踏人間一切法律,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就敢冒上絞刑架的危險。誠然,現代社會市場經濟空前發達,各種利潤何只百分之一千。既然為了百分之百的利潤就敢踐踏一切法律,為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就可不要性命。


    這不是在處罰偷拍,這是在鼓勵偷拍,就好像A股里,大股東財務造假盈利數億,證監會依法依規從重處罰,結果也只能罰50萬的后果是一樣的。 

    正是由于違法的成本如此之低,所以偷拍已經泛濫到了成災的地步,不僅偷拍成了產業鏈,連生產和制造偷拍器材都成了產業鏈。

    只要花幾百元,就可以在網上輕易買到偷拍器材,還能根據個人要求進行定制。 

    試想一下,如果賣一次違法器材,才賺這么一點錢,要養活這個工廠和銷售人員,那得賣出去多少偷拍攝像頭。

    而這些鋪天蓋地的攝像頭,又會制造出多少偷拍視頻,讓多少受害者的隱私曝光于天下,簡直難以想象。 

    無奈之下,人們只能選擇自保,開始拼命學習各種反偷拍技能,目前比較流行的實用技能,基本有兩招,第一招是手機掃描法,第二招是手電探測法,而最好用的,是手機掃描法。

    手機掃描法: 

    將房間弄的一團漆黑后,打開手機照相功能,用鏡頭掃描整個房間,按理說屏幕應該是全黑的,如果屏幕上突然出現一個紅點,那就要引起警惕了,這很可能是一個有紅外補光器的攝像頭。 

    對于沒有紅外補光器的攝像頭,這一招無效,不過沒有這個功能的攝像頭無法在黑暗中攝像,只要把燈光調暗,這種攝像頭基本上就等同于廢掉了。

    這是目前較好用的一種探測辦法,黑暗狀態手機掃描+調暗燈光。


    但是我是消費者啊,我不是警察,也不是偵探,住一次酒店我就要反偵查一次,累不累啊。搜尋針孔攝像頭,不應該成為中國人的常備生活技能,這是不正常的現象。


    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你去餐館吃飯,為什么不擔心老板給你下毒,古代的黑店那可都有殺人劫財的先例出現的。

    你去飯店吃飯沒有帶銀針試毒,但是去酒店住宿卻要地毯式搜查攝像頭。

    偷拍僅僅只是曝光了我們的隱私而已,要是飯店給你下毒,那是輕則劫財,重則喪命的行為,為什么你對飯店那么放心呢?

    因為法律管的嚴,違法成本太高,如果飯店敢下毒,要么按搶劫罪論處,要么按殺人罪論處,最低也會按一個投毒罪論處。

    正是因為有這么多罪名在等著他,而且就算是關于衛生也每個月會有政府機關來評級檢查,所以沒人敢干這么蠢的事情,收益太低,風險太大。

    而攝像頭偷拍就不一樣了,收益很大,風險很低,警察不是抓不住偷拍的人,慢慢的追根溯源,絕對揪的出來。

    但是這么做,要花費大量的警力,忙活了半天終于把人抓到了,就蹲個五六天就出來了。為了抓住他警察忙的時間也許都不止這么多。

    頂格處罰10日拘留,這無疑是在告訴那些 偷拍狂,你盡快去拍,不用怕,最壞結果就是十天,幾乎零成本,罪責實在是太輕了。

    我個人建議,把偷拍定義為性犯罪,列入刑法,起步兩年刑期,絕對可以有效遏制越演越烈的偷拍之風。偷拍泛濫的原因之一,是處罰太輕。然后再像韓國一樣,出一個反竊聽偷拍機動隊,定期對酒店住所等區域進行檢測。

    當然,法律的修改需要時間,機動隊的建立也需要時間,在此之前,除了掌握反攝像頭技能之外,還有一個小小的技巧。

    那就是多睡雙床的標間,少睡大床房和特色房,極少有偷拍狂會選擇標間。。。

    當然,至于最簡單的方法。。。。還是帶上面具吧。



    上一篇:竊聽軟件多可怕?讓手機隨時變身竊聽器!

    下一篇:信號屏蔽器的選購與使用指南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