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美軍情報員稱泄密26萬件可致希拉里心臟病發作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轉自 《青年參考》二十六萬份機密外交電報
      曼寧來自馬里蘭州波托馬克市,在美軍第十山地師第二旅(該旅駐扎在巴格達東65公里處的“悍馬”前線作戰基地)服役。作為一名軍方情報分析員,他能接觸各種絕密資料。
      據曼寧透露,除了將上述絕密視頻泄露外,他還向“維基泄密”網站泄露了2009年5月4日美軍在阿富汗的空襲中打死無辜平民的錄像、軍方將“維基泄密”評估為“安全隱患”的機密文件,以及26萬份機密的外交電報。曼寧表示:“這些文件展現了美國駐中東使館罪惡的幕后政治交易。當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和(美國分布在)世界上的幾千名外交官早上醒來,發現幾乎所有絕密的外交文件被曝光時,可能會集體心臟病發作。”
      美國《連線》雜志認為,目前還無法證實曼寧所說的泄露26萬份機密電報是否屬實。迄今為止,只有一份外交電報張貼在“維基泄密”網站上。
      曼寧之所以引起聯邦調查局與軍方刑事調查處的注意,是因為他與美國黑客、記者阿德里安·拉莫在網上結識。今年5月,曼寧通過郵件及網絡聊天工具,向拉莫吹噓自己向“維基泄密”網站提供了機密錄像。他不無得意地對拉莫說:“如果你在超過8個月的時間內,每周7天、每天14小時接觸那些從未見過的機密,你會怎么做?”
      拉莫隨后將這一情況報告給FBI與軍方,并在加州其居住地附近的一家星巴克咖啡館里,與FBI和軍方的調查人員會面。拉莫將他與曼寧的聊天記錄交給調查人員。
      他是“維基泄密”網站的“消息來源”?
      拉莫在5月27日第二次與調查人員會面時被告知,曼寧已于5月25日在科威特被捕。
      鮮為人知的是,雖然告發曼寧泄密,但拉莫此前曾向“維基泄密”網站捐款。他說自己在向軍方揭發曼寧前,曾有“非常痛苦的思想掙扎”,最終決定告發他,因為這涉及國家安全。“我已經不做黑客了,但仍有許多黑客同我聯系。我從沒想過去告發他們。但這次不一樣,機密的外交電報被泄露,很可能危及國家的安全。”拉莫在接受《連線》雜志記者采訪時說,“如果沒有威脅到公民的人身安全,我不會這樣做(指揭發曼寧),他身處前線,把機密資料保存在真空中是他的本分,但他卻把它們暴露在空氣中。”
      拉莫說,曼寧在與他聊天時表示,自己可以接觸那些絕密,他花了一年多時間,在軍方和政府的網絡里搜集絕密。曼寧告訴拉莫:“在這些網絡里有‘不可思議的、可怕的東西’,這些東西本該向大眾公開,而不是僅僅儲存在華盛頓某個黑暗房間的計算機里。”
      曼寧還告訴拉莫,他第一次接觸“維基泄密”網站的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是在2009年11月。曼寧向該網站提供了一份機密信息,他在給拉莫的郵件中寫道:“我為自己能自告奮勇地站出來提供信息感到高興。”
      6月12日,美國決定逮捕“維基泄密”的創始人阿桑奇,防止他繼續泄密。
      應該逮捕“以美國人的名義折磨別國人民的那些人”
      在寫給拉莫的郵件中,曼寧透露,他有兩個可登錄機密信息網絡的用戶名,而這只是他獲取機密信息的第一個條件。第二個條件是松散的安全管理,讓他有機會把信息帶出機密信息室。
      “每次進入信息室,我都會帶一張CD唱片,如Lady Gaga(美國流行音樂明星)的唱片,然后擦除原來的信息,寫入需要的機密數據。”曼寧寫道,“我一邊聽歌,一邊制造著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泄密案。沒有人懷疑,從來沒有。夠奇怪的吧!”
      曼寧從小由姨媽黛博拉·范·阿爾斯泰恩帶大。直到曼寧被捕兩星期后,《連線》雜志去采訪她時,她才知道曼寧因泄密被捕。黛博拉告訴《連線》雜志,她上一次見到曼寧是今年1月他回美國休假時。當時他同她談起2011年10月服完兵役后要去讀大學。在黛博拉眼中,曼寧是個聰明的小伙子,從不知什么是憂愁。“他在計算機方面很有天賦,熱衷國際政治。”
      曼寧的父親布萊恩·曼寧對媒體表示,曼寧是個乖孩子,“從不惹火上身,從不沾染毒品,從不酗酒。”“他是個遵守軍紀的人,即使對我都不多透露軍隊中的信息,因此我不相信他會做出這種事情。”美國國內有許多為曼寧喊冤的人。6月18日,在美國網站“救救布拉德利·曼寧”上出現了帖子《簽名,為布拉德利·曼寧伸張正義》。該帖稱,不管是否真的把絕密錄像提供給“維基泄密”網站,曼寧都不該被捕,更不該受到指控。而在此前,有人在美國新聞網站“每日野獸”上撰文稱:“我們不該逮捕這名士兵,而應逮捕以美國人的名義使用酷刑折磨別國人民的那些人。”
      “他想做正確的事情”
      2009年年底,曼寧找到了美軍“阿帕奇”直升機在巴格達殺害平民及兩名路透社雇員的機密視頻,于是有了將視頻曝光的想法。
      在接觸拉莫之前,曼寧還曾向身邊的朋友炫耀自己“能接觸到機密信息”。今年1月,他去波士頓與好友泰勒·沃特金斯見面,并對沃特金斯說,他“每天與機密信息打交道,正猶豫是否要將這些信息泄露出去”。20歲的沃特金斯說:“他想做正確的事情,因此在是不是要泄密的問題上猶豫。”
      今年2月,曼寧將這段視頻用郵件傳給了“維基泄密”網站。他在郵件中寫道:“這是一段一群人被武裝直升機槍殺的錄像,其中最讓我震驚的是貨車中那兩名兒童受傷的場面。”
      4月5日,這段視頻被上傳到“維基泄密”網站,一時間引來爭論紛紛。曼寧得知后,在伊拉克前線與沃特金斯聯系,問他美國國內對這段視頻的反應。
      “他發信息給我,問我人們是不是在談論這段視頻……以及媒體說了些什么。”沃特金斯說,“他這樣做并非為了嘩眾取寵,他只是想讓人們關注在伊拉克發生的事情,希望這樣的事情不會再次發生。”
      沃特金斯表示,自己不清楚曼寧是否還傳給“維基泄密”網站其他機密情報。不過曼寧同拉莫的聊天記錄顯示,曼寧受到“維基泄密”網站其他泄密者的好評,因為他傳送的機密情報“很有分量”。

    上一篇:駐阿富汗美軍9萬份機密文件外泄 濫殺平民被揭露

    下一篇:不炒股票炒股民 1.3億股民資料或被泄露
    男人与女人性恔配视免费